詩詞

時人對大鵬灣風光的詠唱

大鵬灣地區美麗的風光及多元面貌的人文歷史不但是屏東縣最甕要的風景區之一,也是全國聞名的觀光旅遊景點。本節收錄若干時人對本地區代表性的詠唱詩歌,以充實美化人文之性上的詠唱詩歌,以充實美化人文知性上的領域。並且以其不同的屬性,分成下列數類逐一介紹:

一、遊興繽紛

  文人墨客來到大鵬灣地區遊玩,見到如此美好的景緻,不免詩興大發,靈感如泉湧,為我們留下對本地風光的詠嘆,茲以屏東詩人聯吟會的作品為代表,收錄數首如下:

東津觀漁
東津漁業盛  眺望海堤登
竹筏衝風去  輕舟破浪乘
灘頭男撒網  岸畔婦拖罾
為愛魚盈載  何妨月以昇

琉球攬勝
欣到琉球嶼  風光入眼簾
花瓶岩聳翠  烏鬼洞幽黔
樹鬱村煙密  漁豐海貨廉
乍看鯨拔浪  孤島訝龍潛

二、歷史情懷

  本地多元族群的人文歷史,幾番物換星移,滄海桑田,總會讓有識者不勝感慨,人生際遇無常,世事多變難料。林邊的名詩人鄭水發先生就吟出:

林邊竹枝詞 鄭永發
桑田滄海感無窮  港廢茄藤番社空
欲見繁華舊遺址  惟留翠竹無秋風
平疇近海稻雙冬  遙對琉球地素封
金是茄藤銀放索  猶堪追思舊威容
新批御筆啓新紅  神話猶留遺老槍
欲認當年新打港  林邊溪是舊門溪
放索村邊認舊基  平埔人去漢人滋
路旁廟 番婆媽  憑弔罄香冷四時

三、生活點滴

  大鵬灣地區漁業資源豐富,自古就有討海人至此討生活,這些來自漳、泉的漢人漁民或移民,許多以捕魚業,但是討海的日子是非常艱辛的。我們可以看見;聽見一些非常寫實的鄉土詩詞歌曲。

(一)漁婦心情
漁村婦女不但要操持繁重的家務,更要為大海的無常多變而憂心,生活的重心,總是在王爺面前的誠心祈禱,還有在漁港的引頸盼望。

漁婦吟(臺語詩)  劉安明
天色暗七分
海湧無平順
倚在海墘足心悶
船隻這回無分寸
延期無轉心紛紛

自從嫁互君
心頭勿會安穩
何時回港掠勿會準
不敢看天起風雲
逐工祈禱漁滿船

入港的時陣
港邊鬧紛紛
這攤有影卡好運
另日迎神送王船
拜請王爺鬥出巡

(二)漁郎心聲
打漁郎的工作非常的勞累,海上的生活更是單純乏味又相當危險,但是為了家人,為了前程,還是要堅持下去。有一首轟動全臺的流行歌曲,由夏進在先生作詞譜曲,陳一郎先生主唱;該首歌就是以小琉球為發生的背景。

行船人的純情(臺語歌曲)
夏進在 詞曲,陳一郎 唱

八月十五彼一天  船要離開琉球港
只有船煙白茫茫  全無朋友來相送
滿腹憂悶心沉重  看無朋友伊一人
堅心忍著純情夢  帶著寂寞來出帆
生活海面行海岸  海水潑來冷甲寒
為著前途來打拼  心愛應該瞭解我
無情風浪怎袂停  心事一層又一層
奮鬥打拼的男性  將來才有好前程
船若入港兩三天  又擱趕緊要出港
阮的愛人無來送  叫阮怎麼來出帆
行船的人免怨嘆  心情著愛放輕鬆
等船重入琉球港  約束心愛伊一人

本章小結

當高雄港以其卓越的自然條件而成為臺灣南部工商業發展核心的時候,也正是大鵬灣地區沒落的開始,大鵬灣區成為高雄的邊陲,林邊、南州、琉球又成為東港的次邊陲。所以高雄在高速成長的時候,東港只能有小幅的成長,至於林邊、南州、琉球更只能是工商業萎縮、人口外流的負成長,而與核心差距逐漸拉大。大鵬灣地區空有其獨特的自然地形條件,空有其獨特的人文歷史條件,但是在經濟發展掛帥的前提下,也只能徒呼負負,莫可奈何。

因此,目前的當務之急,就在於如何以本身的優勢條件,與核心都會區追求發展的主軸並行。邊陲的人們固然需要核心都會區所提供的工作機會、新奇、方便等供給,都會的人們同樣也需要邊陲地區提供自然、綠化等休閒遊憩空間。是故,大鵬灣國家風景特定區的成立,就帶有這樣的平衡核心都會與邊陲地區發展上互動的使命,以帶動本地區相關產業的發展,促進本地的繁榮。

出自《大鵬灣風景特定區之人文資料調查研究》

大鵬灣區歷史建構- 漢文化移入時期-小琉球

【漢文化移入時期-小琉球】

《小琉球漫誌》中有記載:

小琉球在鳳山西南大海中,孤峰突峙,凌晨賓旭,屆夕凝霞。周圍三十餘里,內饒竹木,山下多礁石,巨舟難泊,或欲取薪木,今亦徙歸台,以為禁地。閩部疏云:「由興化東門而出,更從黃石東行,六十里而遙,為平海衛,正當大洋,東南二面,了無障蔽。登城東望,日下黯黯一點為烏坵,倭彝所經行處也。天清時,小琉球亦隱隱見云」。即指出此山也。

將其地理位置和環境詳細說明出。由於小琉球位於大海中,易給人遐想意味。陳輝題詩〈琉球山〉云:

翠嶼孤懸在水隄,青蔥疑是小蓬萊。
雲連遠影嵐光動,日映高峰海色開。
恍惚鼇遊千尺水,蒼茫浪擊數聲雷。
信知南極瀛壖地,物產猶傳鸚鵡杯。

雲影飄渺間,晃若海市蜃樓,啟人無限遐思,疑是海外仙境蓬萊島。也因海道的阻隔,加上巨浪滔滔以及霞光映射,更易引人興致。鳳山縣儒學教諭朱仕玠,於乾隆二十八年(1763)任職初到鳳山時,即訪此島,以海道險阻不能至,乃賦詩云:

黃石東行平海衛,浪蘸虹霓濕修曳。
天清時見小琉球,一點青螺漾空際。
舟行萬里隨天風,探奇默禱蛟螭宮。
便邀海若相感動,波攢疊巘青摩空。
安知琉球何者是,轉瞬陰雲迷尺咫。
到官兩日席未暖,欲踐層巒恣雙眼。
風顛浪吼冰夷怒,即恐靈鼇倏移去。
咄哉神閟焉可窺,倚天猿嘯無窮期。

迷離幻境般的吸引力,席不暇煖之際即欲前往一窺究竟。而且還有須向龍宮祈禱,可知清初以來即賦予的神祕感。

茲就《重修鳳山縣志》中所載描寫小琉球嶼的詩賦抄錄於下。鳳山縣邑才卓夢華題詩〈望琉球〉云:
四野茫茫望欲迷,一峰屭屭與雲齊。
斗牛三尺龍光照,桃橘千年鶴爪棲。
白雨來時滄水闊,青山盡處夕陽低。
卻嫌蓬島無涯畔,幾度虹橋跨作梯。

光緒十年(1884),代理鳳山知縣黃家鼎題詩〈琉嶼曉霞〉云:
鯤南天設小琉球,一嶼千家水上浮。
燦爛晴霞明海市,迷離曉日見蜃樓。
綺橫平坦飛還註,名類藩封禁又收。
散錦煥文開盛運,孤懸片土亦瀛洲。

巡台學道覺羅四明有關鳳山八景中的〈琉嶼曉霞〉一詩云:
孟陽佳句寫疏櫺,刺眼晴霞散作屏。
山色照來千仞碧,波光蒸出萬重青。
軒軒似欲熏鱗翼,冉冉如將炙鳳翎。
聖治光華朝彩煥,普天群祝萬斯齡。

同樣作詩八首描述鳳山八景,其中小琉球部分有朱仕玠〈琉嶼曉霞〉云:
朝來紅紫射窗櫺,海上明霞絢錦屏。
遠映三山魚尾赤,高烘孤島佛頭青。
光浮淵客時橫眷,影照鶢鶋欲曬翎。
安得日餐成五色,從教駐算百千齡?

卓肇昌的〈琉嶼曉霞〉則云:
琉球孤島屹天池,霞蔚華騰若木枝。
蓬嶠陸離輝貝闕,金波灩漾捲朱旗。
彩紋乍烘雞屏舞,糾縵方濃鶴氅披。
此去洪崖應有伴,朝餐五色換仙肌。

孝廉王賓的〈琉嶼曉霞〉則云:
滄海藏殘月,青山出曉霞,
松門增景色,荻岸帶光華。
似霧堪文豹,非霜自潤花,
更看紅濕處,球嶼萬人家。

此外,單獨一首寄情小琉球的尚有孝廉謝其仁的〈琉嶼曉霞〉,其詩云:
東洋砥柱號琉球,成綺朝霞燦小洲。
光照赤山祥氣蔚,紅蒸丹港錦文浮。
扶桑日出含精射,滄海雲生擘絮收。
熳爛煙波縹緲際,澄臺占史一迎眸。

鳳山茂才林夢麟亦賦詩〈琉嶼曉霞〉云:
嶼如蓬島水中浮,曉曙霞生萬仞實;
絮映朝陽遮碧漢,紅輝蒼海染丹流。
燒山樹火晨出放,濯錦江波夜未收。
凝望凝台風又左,金光滿櫂送歸舟。

又鳳山茂才蔡江琳同樣題詩〈琉嶼曉霞〉詠道:
海外生奇巘,球巒映曉霞。吐光爭繡軸,懸彩鬥紅紗。
片片流丹染,層層紫色遮。佛頭青未了,仙島翠交加。
糝樹輝連綺,蘸峰映鬱華。方知霄壤闊,浮島望中賒。

除了描述鳳山八景外,在現今南州鄉有一著名泉水,名為「龍目井」,也常是詩人墨客為賦題詩的對象,如卓肇昌即曾作〈龍目井賦〉一首,然是否即指此泉則不得而知,賦云:

觀鍾毓之靈秀,悟山澤之氣通;木上水則為井,山出泉則象蒙。遵海而南,鼓峰屹峙;傍山之麓,龍井淙瀜。萬斛傾濺,疑瀉驪珠頷下;千層乍湧,如遊花樹叢中。維聖明之御宇,斯醴泉之應祥。夾 鳴湲,一泓澄徹;碧灣旋繞,曲渚聞香。等會稽之半月,同鳥鼠之玉漿。坐石揮絃,恍惚舒姑之湧;臨淵濯足,依稀玉女之旁。細雨浪翻,綠蘋影躍;微風波皺,幽壑鱗翔。皓月潭空,流漦微白;晴霞漪漾,噴沫輕黃。宛繢玉於綺欄,若鳴璫於銀床。若夫冰井半天,靈泉當滿;瑞霧朝飛,嚴颺曉散。湍動而鱗甲鏗,磯擊而鬣 斷。珠傾水晶之盤,波搖菱花之面;激碎玉而縈橋,撤落璣而橫練。飛泉破壁,尺木全無;聽說蜂臺,空潭如見。至如商羊起舞、神龍怒鳴,唾涎滴溜,咽石琤鏗。噓氣成雲,懸崖紛其鏜鐽;潛淵吐霧,洄坼增其訇砰。巫峽嵐冥,迷離霢霂;匡盧瀑布,滌蕩奔崩。潤灑芳郊,白石溪橋喜雨;膏流彼岸、烏犍村落呼耕(是泉滋田萬頃,龍目井祈雨甚靈)。奚須龍媒之畫,不持鷺羽之旌。乃知山靈則水秀,積厚者流長;悟化機之不息,知井養於無疆。鑄象鏤形,識化工繙結之異;源頭活水,實國家不涸之倉。為汲為幕,欣王明於井渫;斯清斯濁,聆聖訓於滄浪。

總之,在清代農業社會中,自然景觀尚未人為加工急遽侵害,保留住純真的原野風味,文人的寄情抒懷最能自其文中一窺原貌。故本節的目的,就再透過當時知識分子的詩賦,將大鵬灣區的迷人山水還原出來。

出自《大鵬灣風景特定區之人文資料調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