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邊國小

樹人百年話林邊

作者:林邊國小校長    劉萬得

林邊國小百年校慶暨圖書館落成活動在去年底開跑了,103年1月4日正是新年後第一個周末,舉行第二次委員會,由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曹啟鴻縣長(46屆校友)主持。曹縣長表示林邊國小的歷史就是林邊鄉的發展史,希望學校能利用百年校慶之際,整理出歷代校友的傑出表現,一則可為林邊文史之一部分;二則可為後代之典範。

林邊國小創立於民前4年(明治41年)6月17日,同年9月7日招生開學,當時學校名稱是東港公學校林仔邊分校,直到民國2年才獨立為林仔邊公學校。如果從分校算起,林邊國小已經有107年的歷史;如果從獨立算起,102年到103年6月17日都屬於百年校慶期間,學校原本預定102年底辦理校慶活動,為了配合圖書館落成,延至103年4月4日舉辦盛大慶祝活動,其實我們從去年九月起就陸陸續續推出百年校慶系列活動,4月4日是把校慶活動推向最高潮,屆時將有貴賓及眾多的歷屆校友返校共襄盛舉。

林邊國小是鄉內歷史最悠久的學校,早期除了鄉內十個村之外,佳冬鄉幾個村及東港鎮南平里的學生也都就讀林邊國小,當時學校規模之大可想而知。其後竹林、崎峰、水利、仁和相繼設校,佳冬鄉也成立了塭子、羌園、大新三校,東港鎮的南平里或選擇較近的崎峰或回東港鎮就學,林邊國小學生數大量萎縮。近年來更由於少子化及慈德五村眷村搬遷的影響,林邊國小已經由早期的大型學校轉為中小型規模,也符應了現代教育小班小校最理想的要求。

一所百年老校作育英才無數,培育很多社會菁英乃理所當然。萬得接任林邊國小校長一職,為籌備百年校慶多方深入了解校友的動態,驚訝一所鄉下小學竟然造就如此眾多傑出人才,不論是政界的立法委員、國大代表、縣長、省縣議員;學術界的博士、教授、醫院院長、醫生、司法人員、各專業領域研究員、中小學校長、教師、基層公教人員;工商界的董事長、總經理、高級幹部或自創事業當老闆等等都讓人瞠目結舌,可以說無論士農工商各行各業都可以看到林邊國小傑出校友的影子,而其中也不乏全國頂尖的人物或國際知名的人士。這些校友的傑出表現,可以說是百年來學校老師辛苦與校友個人努力的成果。

即使在就學競爭激烈的現代,我們近幾年畢業的校友依然保持林邊國小優良傳統,不論就讀林邊國中或其他鄰近名校,我們的學生也都能名列前茅。民國100年97屆畢業生(目前國中九年級)有一班畢業前三名的三位同學都選擇就讀高雄市名校,我們擔心鄉下孩子可能一開始無法適應都市學校競爭緊張的步調,沒想到三位小朋友一開始就有精彩的表現都名列該年級的前幾名(有一位是全年級第一名),而且到目前都保持著好成績。在101年畢業典禮的致詞上我就以保持優良傳統,不要砸了林邊國小這塊金字招牌為題勉勵畢業生為校爭光,我們期待好好教育學生,讓每位畢業的校友都能成為社會的菁英,而這些年輕一代的校友將肩負新世紀延續林邊國小優良傳統的重責大任。

如果說林邊國小過去的表現是『光榮一百年』,那麼我們期待未來的一百年是一個『精采新世紀』。在各校招生困難的年代,今年一年級的新生不但出乎意料的增加,而且學生程度普遍提升,學習成效也比往年好,這些學生就是我們下一個世代的菁英,肩負著我們邁向『精采新世紀』的任務,學校除了為小朋友打下好基礎外,也要祝福小朋友們都能健康平安地走出自己的康莊大道。對於第二次委員會縣長的指示,我們希望在校慶活動後,能蒐集、訪談一百位校友(已過世者訪談其家人或透過其他管道蒐集其資料),以【林邊國小百年風華人物誌】為主題出版專書,或許下次學校兩百週年校慶的時候,大家都早已經不在了,不過只要大家努力,學校的校史會為我們留下一席之地。

 

四月四日這個大家期待已久的日子,讓我們相約在林邊,大家共同見證一所百年老校的成就,也期待另一個新世紀的風華再現,林邊國小全體師生歡迎大家。

林邊村林邊國小,聽樹居伯回憶林仔邊公學校

現在的林邊國小,在日治時期叫做「阿緱廳林仔邊公學校」,設置於大正二年,也就是1913年,後來在大正10年(1921年)的時候,又改名為「高雄州林邊公學校」,其實在明治41年(1908年),這間學校就已經設立了,不過當時名為「東港公學校林仔邊分校」,上屬於東港公學校的分校。一直到1968年國民政府時期,林邊公學校才改名為林邊國民小學。所謂的公學校是指1898年起,台灣日治時期以中央或地方經費所開設的兒童義務教育學校,同一時間,台灣總督府還把公學校分為本島人(漢族台灣人)、內地人(在台日人)以及籓人(原住民)等三類的公學校。公學校裡還設有初等科和高等科兩種,其實非常類似現在的國小部和國中部。

 

崎峰的樹居阿伯小時候曾在這裡當過學生學習,現年81歲的樹居伯就是念林邊公學校初等科和高等科而畢業的,他講述了許多小時候念書的趣事。以前崎峰到林邊的路還不是柏油路,路面也很狹窄,晚上也沒有路燈,一路上得經過魚塭、水田、墳墓再走到林邊街道上,所以如果下課時很晚回家,走在路上心裡也會怕怕的。

 

日治時期的學校老師教育方式很兇,當時他們分兩個班,松組和竹組,當時不稱「班」,稱「組」。阿伯是屬於松組,有一次他們班負責在學校後面的空地種菜,老師原本監督著他們,後來校工來了之後,通知老師說校長找他,老師便離開,老師一走,同學們的心就躁動起來,本來是乖乖地在挖土,但是撥土的時候可能太大力,不小心把土石丟到旁邊的同學,旁邊的同學立刻問是誰丟的,可能有個人動了一下,便以為是他,就把土石丟了過去,就這樣丟來丟去,全班玩成一團,碰巧老師回來,看見這樣的光景,就把大聲怒斥學生,讓全班每個人站成一排,一個一個逐一教訓,用鏟子的柄敲每一個人的頭,就這樣「咚!咚!咚!」的,以前的教育沒有所謂愛的教育的觀念,體罰也是非常普通。

 

而日籍的老師更是嚴格,當時國家因為戰爭需要,鼓勵大家種植蓖麻樹,因為蓖麻樹的籽可以拿來煉油,就在林邊溪附近種了一排,當時竹組種的小樹少了一棵,便認為是阿伯他們松組偷挖的,一狀告到竹組的日籍老師那兒去,當時松組的老師不在,竹組老師便進到他們教室,不問理由便叫每一個學生舉起雙手,手背向上,然後用藤條鞭打每一位學生的手背,當時又碰上冬天,打起來特別疼,當松組的老師回到教室後,看到每一個學生都在搓揉雙手,又紅又腫,還有學生因此哭了出來。

 

還有一位叫做高橋的老師,是類似教體育的老師,也有在田厝的國語講習所任教,平時高橋老師就是負責操練學生的體能,以前是戰爭時期,學生在學校都要練習刺槍術,就是由高橋老師指導,據說高橋老師肌肉結實、皮膚黝黑、跑得很快,這裡的人都追不上他,但他的脾氣也很不好,如果不小心激怒他,他還會用柔道來教訓學生。

林邊村林邊國小,秋銅伯記憶中得林仔邊公學校

「林仔邊公學校」就是「林邊國民小學」的前身,它是創辦於日本占領台灣後十九年(民國二年)。因為在滿清時代,台灣並還沒有義務教育,所以台灣島除少數有錢人家外,大部分文盲。日本佔領台灣後,深知教育的重要,為了促進「文明」,所以實施義務教育,才辦理公學校。

當林仔邊公學校成立之初,日本政府為了保存台灣人的漢族文化,還從澎湖請來漢文先生(老師),在林仔邊公學校敎漢文,這位老師就是監堂先生。後來因為國定學科增加之故,漢文課因而被取消,但是監堂先生還是被林仔邊當時的有心人士留在本地的廟翼仔(廂房)繼續敎授漢文。由此可知當時的林邊人對於林邊庄的文明開發及文化存留是多麼的重視。

在公學校畢業而成績優良及家庭經濟較好者,畢業後考進上級學校,如國語學校(後改稱為師範學校),畢業後都回來林邊公學校任教。如鄭如南先生,曹德勝先生,林戍已先生,周泰山先生(周常君校長之父),亦有考進醫學校的如陳敏生醫師(陳少卿老師之父),阮忠性醫師(鄭茂昌先生之父),鄭奇永醫師(鄭正雄秘書之父),他們都回到林邊來服務庄民。

當時在公學校較為優秀的學生(非指成績好),畢業後經由校長先生推薦至庄內各機關如庄役場(鄉公所)、農業組合(農會)暫時當工友,然後再晉升為事務員或考進其他機關服務。如陳信良先生(陳智雄老師之父),陳玉帶先生(陳森雄老師之父),曹調全先生(曹啟鴻縣長的伯父)等等,他們雖然學歷不高,但學習能力相當強,且辦事認真,有使命感,實為可敬的前輩也。他們都是經校長先生所介紹的優秀畢業生。

後來林仔邊公學校,在1921年(民國十年)改稱為林邊公學校。當初的小學有「小學校」與「公學校」之分,因當時稱呼在日本的四國、九州、北海道、本州、沖繩出生的日本人為「內地人」,在台灣出生者為「本島人」,而內地人早在二千六百年就脫離支那中國,本島人是在四百年前才脫離大陸,所以語言風俗習慣及文化皆不同,因此內地出生的學生就學於小學校(現在的溪北國小)。小學校與公學校差異之處在於文科方面,術科方面則差不多,為何文科方面會有差別呢?原因在於本島人要讀本島文化。例如:台灣有廟而內地無廟,台灣的歷史人物及宗教與日本不同。日本人也相當重視漢民族文化,如:鄭成功的忠、吳鳳的義、諸葛孔明的計、司馬光的賢、孫子的兵法。

公學校分為兩級,首先是初等科,要念六年,畢業後再考高等科,而高等科為二年。當時的教育主要是教學生如何謀生,還有利用所學促進文明(如禮貌、科學、公德心、整潔、制度等)學科乃分為讀方(國語)、算術、圖畫、習字、音樂、修身、體操、綴方(作文)、工作(勞作),至高年級(五年級以上)再加上歷史、地理、理科(理化),男生還要加上農業科,女生則加上裁縫課。學校內備有農園給學生實習耕作種菜,亦有設置堆肥舍(糞厝),讓學生瞭解農作知識,堆肥的材料就是校內樹木的落葉和樹枝,及花壇(花園)或校庭的雜草,可以說物盡其用、絕不浪費。在課目方面,至改稱為國民學校後,高年級再加上武道(柔道)、劍道。

林邊公學校在1941年(民國三十年)再改稱為林邊國民學校,且日本內地人就讀的小學校也改稱為國民學校,如溪州小學改稱為溪州東國民學校;那一年是日本與英、美等國宣戰之年,到1942年時,日本漸漸感到戰鬥員的不足,於是准許台灣青年從軍。當時在台灣是採募兵制,本島青年必備體格強健,學問良好的優秀青年,經檢考合格才能當軍人。當時林邊公學校出身,有一位優秀的愛國青年,就是前鄉長鄭金城先生的哥哥-鄭清福先生。他也是秋桐阿伯在國民學校三、四年級的老師,那時他志願陸軍前往台北市六張梨陸軍志願兵訓練所受訓,當時筆者正國小四年級,剛結束第一學期,也因此第二及第三學期就無級任老師。鄭清福先生不但是一位好老師,也是一位優秀的運動員,他具有足球、標槍、鉛球、跳遠、短跑等方面的天份;可惜戰後因涉及二二八事件,沒有經過審判,就死於國軍的槍下。

林邊公學校的初等科及高等科畢業生也有能力從事當時日本的戰鬥軍用飛機生產,其原因如下:太平洋戰爭初期,參戰國的想法是海戰皆重視大型軍艦和巨砲的艦隊作戰,又因日本於1885年在日本海與俄羅斯聯合艦隊的海戰獲得壓倒性勝利,此經驗更讓日本人深信大艦巨砲的艦隊作戰。因此在開戰當時,日本優秀的戰鬥能力才受到英美的重視,一直看不起亞洲黃種人的歐美各國,至此才知道亞洲的科技文明已超越他們了,而日本也同時察覺航空作戰的重要性,所以計畫培養更多的航空戰鬥員及增加生產軍用飛機。因技術人員的不足,於是在台灣招募公學校高、初等科畢業或在學中的優秀少年,前往日本神奈川縣高座郡,高座海軍空技廠從事飛機的生產,當時林邊國民學校有八名優秀少年入選:陳錦枝、張居生、陳水安、曹壬水、柯錦輝、鄭榮華(鄭榮瑞校長的哥哥)、余石柱、蔡萬福(蔡淑惠老師的父親)等八位。至於何種人才夠格稱為優秀人才呢?一、身體健全。二、能珍惜資源(時間不浪費,智慧不惡用)。三、做事有使命感。這八位人才中,以蔡萬福先生最為年輕,他才十三歲,國民學校第六學年才讀第二學期時就被錄取了,蔡萬福先生於戰後回到故鄉之時,台灣已被國民政府接收了,時代環境的大變動,使他想服公職卻無背景,想務農卻無耕地,想從商又無本錢,後來在他的表兄-戴同瑞的家中幫忙農作,學習一些耕種的技術及知識。

「林仔邊公學校」所教育出來的先進長輩能為這塊鄉土著想,造福鄉民,返鄉教學、行醫。「林邊公學校」所教育出來的優秀人才能為他們的國家效勞,但是並無人當日本政府的警察,不是因為他們不夠格而是不願魚肉自己的鄉民或當「抓耙子」。「林邊國民學校」教育出來的受學者,在戰亂中受教育,橫跨兩個不同世代,有些能見賢思齊,默默奉獻於社會;有些為自己的前途,旅居他鄉或遠往歐美;但有些則為已的私利、權勢來搞派系,被鄉民詬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