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宇

鎮安村鎮安宮,寧靜農村裡的將官信仰

位於林邊外五村─鎮安村的鎮安宮,就位於村內的交通要道上,但即便是主要道路,來往車輛卻鮮少,鎮安因遠離林邊市區且不在台17線上,因而保留了農村的寧靜風貌,清晨和下午時分,許多鄰近的村人聚集在廟口閒聊乘涼,平常時間有時亦可見到偷閒的阿伯坐在廟口的涼椅上打盹,非常愜意,廟宇和地方居民的生活總是緊密相連。

鎮安宮的門口有兩排顯眼的題字「鎮中原扶宋室力保河山半壁,安上國制金奴長留志節精忠」,又有一匾額寫著「精忠報國」,不深究便讓人以為這是間供奉岳飛的廟宇,大殿裡還提著「岳府千歲」四字,不過祀壇正中央卻擺放著三尊偌大神像。原來鎮安宮並非岳飛廟,而是供奉岳府千歲,相傳鎮安宮的岳府千歲為鄭成功時期鄭軍部將,兄弟三人因與荷蘭廝殺而陣亡,死後為感念他們而封為千歲。之所以有許多關於岳飛事蹟的匾額和題字,據廟裡的信徒稱是因建廟之初政府規定並須以岳飛廟之名義才准登記。雖然這種規定有些令人不解,但這兩種神祇的意象交疊也為鎮安宮帶來有別於一般廟宇的特色。鎮安宮奉祀岳府大、二、三千歲,岳府大千歲手呈劍指;岳府二千歲手持天筆;岳府三千歲腰掛寶劍,後揹五方令旗。鎮安宮並不算是個歷史悠久的古廟,建廟時間約莫民國63、64年,至今約四十年時間,不過因從未改建過,廟宇內仍保有當時建築之風格,而當初,岳府千歲就是由林邊的港口上岸,一路迎駕來到鎮安。

大廳內的梁柱還提著兩行極少在其他廟宇內所見的題字「文官不愛錢,武官不惜死」,充分顯示將官的節操與風格。信徒說道此廟附近還有一間香火旺盛的私壇,保佑了該戶祭祀的人家發了一筆小財、購得一戶住產,不過此後便沒有如此靈驗,夠了就好,而岳府千歲是正神,若是有信徒來求明牌或保佑賭博發財…等的偏門,祂是一概不理,若是求取身家平安的,祂就靈驗。鎮安宮作為地方角頭廟宇,也因為居民信仰岳府千歲的氣節,因此香火不斷,成為鎮安村的信仰中心。

王爺信仰又稱千歲信仰,屬於人鬼崇拜,是臺灣、閩南地區最為盛行的道教信仰之一,在傳統信仰裡。民間對尊重的男性神祇往往尊崇為「王」,號稱為「千歲」,又稱「千歲爺」、「王公」、「大人」。一般認為:千歲的職權直屬天庭,是由玉皇大帝授命下凡,巡察人間善惡的神祇,信仰流傳至今,人們認為王爺帶有尚方寶劍,能先斬後奏,為人民驅除瘟疫與魑魅,甚至獎勵善信,懲罰惡人,故人們多半會加以敬奉。有學者認為為王爺不是一個特定的神明,而是一種男性鬼神的通稱,而各種來源並不衝突,「王爺信仰」尤其盛於南臺灣,與臺灣中部的媽祖信仰並稱,所以有「南王爺、中媽祖」的俗語,又稱「三月痟媽祖、四月王爺生」,顯示民眾狂熱的程度。王爺數或廟宇數量均居全臺之冠,在民間信仰中算是相當強勢,也是除了媽祖信仰中最為普遍的信仰,因為台灣早期環境非常惡劣,瘴癘橫行、天災不斷,人民生命安全受到威脅,認為那是妖魔鬼怪作祟所使,王爺被認為可驅除瘟疫、保護鄉里,於是變成很重要且普遍的信仰,統計上王爺廟比媽祖廟還多,反映早期移民的畏懼心理。千歲信仰的神祇由來有幾種方式,其中一種為家神系統,也就是自家祖先或同鄉人士對家族、地方有貢獻者,歿後被尊為王爺。英靈系統多半是歷史名人或者傳奇故事中的人物,家神系統則更加地域性,一般較不知名,而鎮安宮的岳府千歲即屬於家神系統。

田厝村神農宮,保佑農作收成、人民健康的地方大廟

走進田厝村,很難不見到這座神農宮,不僅廟宇本身的規模頗大,也因為田厝村的地勢較為低漥,易水患,因此廟身的基座還加以挑高,形成大約高一層樓的階梯,而神農大帝供奉的位置,是在二樓的高度。和一般的廟宇不太相同,神農宮的三個大殿入口都安裝了紗門,防止昆蟲和鳥類進入。

 

十歲的小女孩苡禛頂著中午的炙陽,一步一步地走上階梯,回頭看了看我,又繼續往上走,亮紅色的T恤在陽光下特別耀眼。我也跟著她進入了神農宮裡,一踏進寺廟,出乎意料的乾淨,地板、階梯與神案都是一塵不染,牆壁上也沒有許多廟宇遭受煙燻的痕跡。看著她熟練地從一旁的櫃子拿出兩柱清香,打開點香爐,把香放到那艷藍色的火焰之中,然後一個人跪在神農大帝金身前的墊子上敬拜,那虔誠的模樣讓我印象深刻。我問苡禛為什麼自己一個人來到寺廟裡,她說:「因為昨天是鬼門開,所以我來拜拜,昨天也有來,因為我很怕鬼」。「所以,來這裡可以被神農大帝保護?」我又問。她回答:「對,在這裡我就不怕了」。小女生一個人騎著腳踏車到廟裡祭拜的例子,倒是少見。

神農大帝是華夏太古三皇之一,也是管理農業和醫藥的神祇,能夠保佑農作收成、人民健康,相傳祂生前便是因親嚐百草中毒而亡,死後被人們尊為神祇。廟中的石碑記載著清康熙、雍正年間,福建人蔡陞因供奉神農大帝而幸運地渡過台灣海峽,並不受瘴氣侵擾,而後輾轉來到田墘厝(田厝村舊名)。後來在日治時期,皇民化運動對台灣民間信仰殘害,神農大帝金身在蔡家後裔的保護下逃過被毀損的命運,所以光復後,眾人便在此地建草廟,直到民國77年才聚眾人之力籌建神農宮,成為地方大廟。

 

苡禛暑假後才從台北回來,昨天是所謂農曆七月一日鬼門開的日子,她的表哥和一些朋友雖然不是廟方人員,卻也來到廟裡幫忙寺廟的清潔工作,也因為是鬼門開,村子裡許多人都聚集到神農大帝面前祈求平安。神農宮不僅是田厝村的信仰中心,也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如同其他的大廟一般,神農宮旁也有顆修剪整齊的榕樹,雖然沒有像崎峰的松樹王公那般巨大,但遮蔭已綽綽有餘,下午時分來此閒聊乘涼是再舒服不過。晚間廟前廣場定期有婦女舞蹈班聚會,都是村子裡的媽媽嬸嬸們來此運動同樂,苡禛告訴我她都會和阿嬤一起到這裡跳舞,說到這裡,那稚嫩的臉龐露出燦爛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