崎峰

崎峰村松樹王公,談天納涼的好所在

這棵屹立在崎峰國小前的松樹王公,其實並不是松樹,而是一顆非常碩大的榕樹,它枝葉盤根結錯,氣根反覆與枝幹纏繞,塑造出美麗的圖紋,茂密的枝葉吸引許多當地的民眾前來這裡乘涼,每日的早晨與傍晚,一些阿公、阿婆、阿伯、嬸嬸,就相約來到這裡閒聊,或是幾個媽媽一起做些像是捻菜(把青菜去除老葉摘取嫩葉)之類的工作,騎著機車、腳踏車路過的村人沒事的話也會湊過來說個幾句,大家談天說笑,這裡是附近居民互動的好地方。

榕樹下有間水泥蓋的小廟,廟裡有個寫著「松樹王公」的碑,門口的對聯寫著:「松柏長青護子秋  王威顯赫佑村民」。一位當地的叔叔說這個樹大約已經六十多年了,不過更久之前,在同一個位置上原先是長著一顆更老的榕樹,年紀大約一百多年,不過那株榕樹早已遭到果蠅傳染疾病而枯死,所以才在原來的位址上種了現在這棵榕樹,這棵榕樹比崎峰國小的年齡還要再大些,建校之初就已經生長在此,周圍原先還種有兩棵榕樹,不過在建校時都已經剷除。當然也有些關於松樹王公的神話,據聞松樹王公的生日為農曆8月8日,每年的這個時候,大家會募款為松樹王公慶祝,在廟口的空地設個布袋戲之類的,若募款不足時,有時就不舉行慶祝。另一位叔叔說松樹王公非常靈驗,其實以前的廟宇都是很靈驗的,經常有信徒來到廟裡求取藥籤,只是現代醫學進步,來到寺廟求取藥籤的民眾就少了,也有信徒會請乩童讓松樹王公降駕求事問卜,屆時就必須準備三牲(雞、豬、魚)和酒以供奉之。

崎峰社區內還有兩株榕樹亦有供人參拜:「松龍王」和崎峰活動中心附近的一個榕樹,不過仍是以這棵「松樹王公」的樹齡最大、枝葉也最茂盛。耆老告訴我,松樹王公非常靈驗,以前他的枝葉茂密,有時會延伸到馬路上,如果過往的行人因為阻礙行走而撥弄樹梢,它會生氣而降災,讓村人相當敬畏,不過後來蓋了現在的祿天宮後,祿天宮的呂府三元帥和祂結交為朋友,並相約不要侵害民眾,松樹王公從此變成庇佑村人的好樹神。

崎峰放索社,攻擊友邦小琉球

放索社以林邊鄉水利村舊名「放索」,以及崎峰村舊名「崎仔頭」,還有東港鎮南平里附近為中心;其社群範圍涵蓋的地方,相當於現在的枋寮鄉及佳冬鄉濱海地區。文獻上記載著「瞥見小琉球,瀛海遙相望」,意思就是由放索社就可以看見小琉球。

放索社是清代赫赫有名的鳳山八社之一,也是今日稱之為平埔族群─馬卡道族的部落舊址,如今馬卡道族人因為漢人移入的壓力,有些因通婚而融入,有些選擇遷移,今崎峰此地已無人認為自己是馬卡道族裔,倒是據說在南平一代還居住著馬卡道族裔,是從放索和崎峰遷移過去。

 

一六三五年十一、十二月,荷蘭發動兵馬討伐南北各番社。當時放索社有七個村,人口約有三千人,能戰者四百名左右。放索村是首要之區,也是首長Tocomey的居所,根據荷蘭的文獻記載,放索社聽聞新港地區部落還有屏東地區的塔卡拉揚部落因不敵荷蘭攻擊而歸順,於是也主動派當地的一位漢人前來向荷蘭表示和平之意,當時的放索社男人全身裸露,粗壯有力,身材比東港人高大,耳垂有圓木環穿孔,約莫有火柴棒的大小;女性則肥而且重,下體稍有覆蓋,上體也是赤裸;房舍低矮粗糙,器具有盾、茅、弓箭、和砍刀,都是用來打仗的武器。

不過因小琉球原住民虜劫殺船難的乘客(荷蘭文獻記載),騷擾航線的平安,荷蘭當局決定聯合台南到屏東各社的兵力合力對付小琉球,於是在1636年時荷蘭脅迫放索社,聯合攻擊放索的友邦小琉球,而放索也礙於荷蘭聯合南部地區各社原住民之力,只能服從以番制番的政策,作為荷蘭的先鋒軍攻擊友邦小琉球,雖然放索社無意攻擊小琉球,但在荷蘭人的命令下,五、六、七月發動多次討伐,殺戮島民近數千名,生俘的男性為奴工,婦幼為奴隸,而協助討伐者主要還是新港社人及放索社人,在討伐期間,放索社人多次被派往小琉球進行掃蕩工作。在那個時代,屈服強權甚至成為強權的打手是保全部落的唯一方式,縱使放索當時是個非常強大的部落聯盟,也自知不是被荷蘭、新港社群、塔卡拉揚社群彼此結盟的對手,縱使塔卡拉揚社群(東港溪以西的馬卡道族社群,以塔卡拉揚社為首)也是因為遭到荷蘭與新港社群聯手擊敗而歸順的。於是,不願屈從的小琉球社居民就成了以番治番手段下的犧牲者。

 

崎峰村海岸奇觀,高聳的南清宮與已經消失的鯉魚漥

現在從林邊往崎峰的方向,遠遠的就可以看見一座非常巨大的廟宇,那座廟宇就是南清宮的位址,現在的南清宮是一座半廢棄的廟宇,在建廟之初發生了一件命案,一位吸毒的少年躲在尚未建好的廟宇中吸毒,被廟方人員驅趕,後來少年挾怨報復,將廟方人員刺死,有人說這間廟宇不續建的原因,就是因為命案的緣故,被人們認為是不祥之地;但亦有人說純粹是因為建廟的人經商失敗,沒有資金可以繼續投入,於是停建。總之,未完工的廟門矗立在海岸,迎向海風,看起來就像一座古城門一樣,斑駁的姿態也變成現在崎峰的海岸奇觀。目前在這建地之中還有一個南清宮本廟和一座萬應祠,據耆老指出,這座萬應祠是村人們在海邊撿到一具罹難者的遺體,便供奉在此以保佑村人平安,自此之後,附近海域意外事件就比較少見,平靜許多。

 

耆老告訴我,現在這個位址再往南方一些,過去是一個叫「鯉魚窪」的地方,是一灘池子,形狀就像一隻鯉魚,頭朝北、尾朝南,而且是淡水,當時只要稍微向下挖一下,就會有水源湧出,地下水非常豐沛,不像現在因為地層下陷,造成鹽化,那個池子在耆老還小的時候,日治時期,就已經存在,後來這潭水窪在光復不久後,就被人填了起來,如現在所見平坦的樣子。過去的海岸線也沒那麼靠近居住地,所以在現在這個位置也種了不少地瓜之類的食物,不過現在都已經看不到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