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景點

竹林村長勝碾米廠,秀霞阿嬤近百年的懷舊碾米廠

【竹林村長勝碾米廠,秀霞阿嬤近百年的懷舊碾米廠】

位於竹林村的長勝碾米廠,經營至今已經邁入92個年頭,可謂是百年歷史老店。長勝碾米廠,興建於大正十年(民國10年),現在米廠外觀看起來並不顯眼,和兩旁的一般住家民宅差異不大,是由紅磚為基礎,外層塗上水泥的建物,現在還在經營的孫秀霞阿嬤說以前這房子其實是有大石頭堆疊而成,因為過去建造的年代還沒有紅磚,不過房子年代久遠,歷經多次颱風暴雨摧殘,結構出現危險,於是便把石頭牆撤掉,改以紅磚塗抹水泥,這些大石頭還堆放在碾米廠後方的空地上。從前這座碾米廠的屋頂也是採用紅瓦當作建材,直到民國66年的賽洛瑪颱風來襲,把屋頂給吹垮,之後便採用較方便的鐵皮來遮蔽。

5007

5008

碾米廠內部的機具陳舊,牆壁斑駁,看得出歲月的刻痕,相當具有古樸風味,機具上纏繞著蜘蛛絲也讓這棟建築更顯,喜愛懷舊的朋友是萬萬不能錯過。一入門口即可見擺在地上的大秤子,秤子上還寫著「日本帝國台灣總督府製作」的浮雕字體,不過阿嬤說因為現在生意清淡,年紀也大了,所以也不那麼計較重量,以袋計算,不再秤斤兩,因此現在已經不使用這個秤子。碾米機器是木製的,當初製作時相當麻煩,必須由木工師傅一片一片打造拼接而成,不像現代的金屬機具是由工廠製作一體成形,當然現在也已經沒有生產這樣的木製機具,不過還是有人會維修,只是人數亦不多,每當機具故障或需要保養,阿嬤都會請潮州地區的一個師傅過來修理,屏東地區的師傅如今已不多,現今多分布於雲林一帶。

4979

「第一季的稻子已經收割完了,大約在農曆五月左右,現在要等第二季,大約是農曆十月的時候,才會有比較多的人來碾(ㄟ)米」阿嬤說道,我的運氣不錯,今天碰巧有個人來碾(ㄟ)米,否則阿嬤的機具已經幾天沒有開啟了。

現年八十多歲的孫秀霞阿嬤,是從南州嫁來竹林,接手這份工作已經不知道幾個年頭,目前孩子和孫子多在外地,只有一個兒子跟他同住,兩人一起經營這座碾米廠,說是經營有點不恰當,因阿嬤說他們現在都算是在做服務了,多少做一點,有人來的時候,還可以跟她聊聊天,她才不會老人癡呆,而這些都是老人工,也賺不了多少錢,至於這座長勝碾米廠,經營到現在已經是第三代了。他說年輕人不打算承接這家店面,當然也是因為這家店的收入養不活一口子人。

5006

她拉起了木柱上的電門,整個碾米廠頓時發出轟轟的機具運轉聲,突然覺得這座碾米廠它不是我當初想像的一座蒼老百年古蹟,而是仍具有生命力地持續運作,機械上的皮帶快速旋轉,只見78歲的阿嬤身手矯健地穿梭在機具之間,動作仍相當俐落,看不出是位老人家。稻米一粒一粒的在機械管道間輸送,也不分不清究竟傳輸到哪個管線、部位,突然間又從某個出口處落下,整部機械就這樣轟轟地運轉,阿嬤一會拉著繩子,一會用掃把將稻穀集中到機具裡,只見一顆顆的糙米篩出,粗糠也被分離到另一牆下的袋子中,最後篩出的白米就慢慢從另一個袋子滑落,一切看起來是那麼樣的神奇。現代的機械因為電腦控管,已經沒辦法看到碾米的過程,而我自己雖然在農村長大,卻也從沒看過碾米,沒想到第一次見到碾米過程就是用這種年近百歲的古老機器碾米,也算是相當幸運。阿嬤正蒐集落下的米糠,把大量呈現白色粉末狀的米糠裝進麻布袋裡,她喚了過我走過去蹲下,捏了一小搓米糠要我嚐嚐,我好奇地接過手來放到舌尖,嗯,味道竟是甘甜又帶著淡淡的米香,相當好吃,阿嬤此時告訴我:「你還敢吃內,有些人嚐都不敢嚐一下,就不知道這個東西的好吃」。這些米糠阿嬤會蒐集起來販售,有些人會買來當作食品,但多半是當作豬隻的飼料使用。

5011

阿嬤的機器經過三次的改款,其實是維修師傅的技術精進,讓碾米的時間大幅縮短,以前粗糠都必須人力來清除,現在經過改良後,只需要套上袋子,粗糠就會從穿透牆壁的管線中落下,非常方便。因為技術進步,所以現在碾一次米袋蓋只需十多分鐘的時間。過去農業社會的時候,屏東許多地區都是種植稻米,所以碾米的需求量也大,機械經常得運轉的一整天無法休息,且也到處都有碾米廠,不過當然目前也沒有那時的光景了,種稻的人少,竹林地區的人口也少了,年輕人離鄉背井到都市謀生,碾米廠的生意已經不復過去的繁榮景象,其實不只是竹林,整個屏東地區都是如此,種稻的數量銳減,甚至連擁有較為現代化的金屬碾米機的廠房生意也都清淡,像他們這樣使用古老機械碾米的更是少之又少,也許再過幾年這個產業就會消失。前兩、三年,許多人特意前來參觀這家碾米廠,甚至有從北部來遊覽車載著小學生來觀摩,或許是受到媒體報導的緣故,非常熱鬧,但這兩年熱潮過了,也就冷清多了。

4978

碾米廠的入口擺放著幾袋用塑膠袋分裝的米,上頭寫著些數字,阿嬤告訴我說他們自己也賣白米,跟信賴的朋友買進一些稻穀後自己碾成白米來販售,即便都是小量,但米的來源地是絕對清楚的,不像有些市售的袋裝米是掛羊頭賣狗肉,鄉下的小型販售多半是建立在信賴的基礎上,不會為了提高售價就虛報產地,阿嬤的米價確實也沒有比外面市售的來的高,我便買了半斗香米回去嚐嚐。

5010

長勝碾米廠,走過了近一個世紀,機械和建築幾乎維持著一個世紀前的風貌,同時見證了一世紀以來台灣社會的改變以及產業的轉型,這些白米更是養活了多少百年來台灣土地上的人民,如今阿嬤和她的孩子還撐著這家碾米廠,延續著這古老產業的生命,倘若您有興致前來走訪這個座百年老店,也別忘支持一下阿嬤自銷的優質白米。

竹林村阮家花園(永興花園),追憶阮氏宗族當年盛況的華麗花園

矗立在一個純樸的小農村中,阮家花園卻擁有一段曲折的故事。走入靜謐的竹林村,可以見到兩座特殊的建築,一座就是氣勢磅礡的「阮家花園」,比鄰的是一座別具風味的日式時期建築「純仁醫院」,這兩座建築都是由阮氏宗親完整保留下的日治時期建築。阮家花園大約共有一千三百多坪,範圍極廣,大約是在昭和8年(民國22年)間建立。當時是由竹林村阮氏望族的阮朝昂所設計,建造時的產權所有人是阮朝吉,那時阮朝昂擔任高雄州建設局技正,所以也常有日本軍官來此歇息。

提到這座磅礡的花園就不能不提阮氏家族的背景,阮氏宗族是清朝雍正七年間自大陸移居台灣,主要分布在彰化和美鄉以及屏東林邊鄉竹林村,目前竹林村內阮氏宗親仍佔大多數,阮家出了許多人才,像是高雄阮綜合醫院為阮朝英所創辦,阮朝倫任為林邊第一任鄉長,阮朝堪設立純仁醫院,林邊鄉228事件受難者、曾任台灣新民報總經理的阮朝日,也是阮氏宗族的成員。阮氏家族不僅人才輩出,資產在當時亦相當雄厚。

阮氏花園採歐式建築風格,庭院造景亦別有風格,西式洋樓建築,平面配置呈「一」字型,為強化主入口意象,中央門廊微微凸起。前庭左側以咾咕石(珊瑚礁的化石)及石頭堆疊山水造景,為中國式江南庭院建築,右側則是一日式的「石庭」,以各種奇岩砌成獨特風格之山水建物,洋樓後面還有大花園,種植各類花草,百花爭妍,並設計有防空洞,民國26年發生中日戰爭,居民為了躲避戰爭,會躲進阮家花園中的防空洞,但當初不是刻意為了戰爭而設計,是為了造景。

當時有許多日本軍官會到阮家花園住宿,阮百靈指出:當時有位日籍中將住在阮家花園中,轟炸機帶著飛彈欲攻擊阮家花園,但軍機在未抵達時即墜毀,但炸彈卻仍往阮家花園飛,擦過屋簷後墜地,幸好並沒有爆炸。阮百靈說:「那時候我們還小,當時四周圍都圍起來,不准任何人接近,幸好沒有爆炸,否則可能有更多竹林人平白犧牲」。

這樣的一座建築,想必是輝煌一時,當時號稱高雄州第一棟西洋樓,與如今大門深鎖、牆壁斑駁的模樣肯定是大相逕庭。後來阮家花園曾出租給美國女宣教師孫理蓮之「芥菜種會醫療傳道」為原住民醫療服務處,民國60年也曾出租給阮朝吉外甥作為電子公司營用。不過在民國71年時,因故轉手賣給前立委林國龍,因為林國龍家族是以經營林邊有名的海產店「永興海產」起家,因此納入阮氏花園後,便將其改名為「永興花園」,此舉讓竹林村的阮氏宗親憤慨,認為代表家族的阮氏花園遭改名,是對阮家的羞辱,揚言要把阮氏花園奪回。林家重新整理翻修,加建「澹伯亭」與左側服務廚膳空間,並由前台灣省主席李登輝題字命名為「永興家園」,不過林家平時並不居住在此,只是雇人管理。

到了民國95年,永興海產因為林家政途失利而損失不少資產,導致永興海產營運狀況也發生問題,於是「林家花園」遭銀行收購,永興海產也於民國102年遭到法拍,正式結束營運,而阮氏宗親則趁此次的法拍低價,順利購回阮家花園,了結二十多年來的心願。不過永興花園遭銀行收購時,林氏家族搬走別墅內外的藝術品、奇石與盆栽,因此阮家花園的當年盛況,如此只能追憶。目前阮家花園大門深鎖,已不對外開放。

田厝村「鴨圃坤」古厝,陷落水中的養鴨大戶古宅第

在神農宮稍作休息後,往左手邊的小徑前進田厝村的「水中古厝」,但村莊內的小路蜿蜒,兩度走入死胡同才迴轉,終於才在廟旁的小徑發現「林家古厝」。

雖然林家古厝並不好找,但若經過古厝的話就很難不注意到它,因為它正如其名,是座半浸在水中的古厝。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林宅的前院,正廳門口還寫著「河西」二字,但前院已長滿水草,林府前院幾已成為一片濕地,水草茂盛,池裡有鳥有魚。林宅的整面壁面均為石頭與水泥堆砌而成,只有門邊以紅磚堆疊而成,屋舍內不是充滿碎石和家具,就是浸泡在水中,無法進入,只能從外圍觀賞之,部分牆面的大石也碎裂坍塌,據聞,此處是林家親族─林肯之古厝。

繼續往前進,經過一座寺廟後,廟旁則是另一幢林家古厝,這座古厝之樣貌更為驚人,這裡就是所謂「鴨圃坤」與「鴨圃輝」,父子之古厝。由於地層下陷嚴重,屋舍幾乎只剩半截露出在地面上,裏頭的水深比起林肯古厝更是有過之。「鴨圃坤」古厝的佔地範圍更大,而攀附其上的植物也就更茂密,古厝牆面和屋頂大半部都已被像是榕樹、紅龍果等諸多植被給吞食。

話說田厝的舊名也叫做「鴨舖」,原因就是該村過去是以養鴨聞名全台,而「鴨舖」指的是孵蛋場,當時大鵬灣周圍養鴨業十分興盛,包括東港、大潭、鎮安、竹林等等,不過後來養殖產業興盛,田厝村也就多半改行做養殖漁業,而林家當時便是以養鴨崛起。林家的代表人物─林坤,是林家第四代子孫,因為養鴨致富而稱為「鴨圃坤」,約莫是1900年代之人,所養的鴨子銷遍全台,因此「鴨圃坤」、「坤師」名號比大鵬灣還響亮,親朋好友多以「孵蛋王」戲稱。後來其子林璧輝也被稱為「鴨圃輝」,年輕時曾就讀日本京都同志社大學,回台後繼續從事養鴨事業,因為當時對幼鴨需求量大增又助林家創造不少輝煌事業,當時計算林璧輝資產二十三萬一千五百元為林邊庄首富,戰後他也擔任高屏地區的國大代表,親赴南京開會,堪稱當時林邊最有政治影響力之人,而有名的網路作家「魚夫」更在其部落格中指出他自己就是田厝林家之後。

因民國六十幾年時因養殖漁業興起,大量抽取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田厝林家古厝也就逐漸地陷落在地下而被水給淹沒,成為一片濕地,林家子孫們紛紛遷離古厝,目前多半居住在外縣市各地,曾經輝煌一時的林家古厝現在只能半泡在水中供人憑弔,但也因為如此,林家古厝成為林邊地區的特色景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