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景點

崎峰村的百年古廟-真武殿

位於今崎峰社區活動中心旁的的「真武殿」,也是一座數百年以上的古廟,裡面祀奉的神祇為「北極玄天上帝」,因此崎峰人也把真武殿稱為「上帝公廟」由於北極玄天上帝為統理北方之道教神祇,北方在五行屬水,因此玄天上帝管理水族與相關事務,故也包括海洋,也是北極星的化身,故為海神之一;傳說玄天上帝降妖伏魔,儀態威武,故也是著名的戰神,亦為明朝的鎮國之神,故稱「真武」,因此明代時建了許多真武殿。

真武殿廟前有座椅鐵皮打造的遮雨棚架,廟前廣場還算寬闊,其餘格局都與一般廟宇沒有差異,午後,廟前也都有老人家們匯聚在此乘涼聊天,順便清洗晚餐要煮食的葉菜類。廟內的格局亦不大,主要就是玄天上帝的金身與神案,右側則供奉祝生娘娘,雖說廟宇結構與一般公廟並無顯著差異,但真武殿仍是具有故事的一座廟宇。

真武殿也是崎峰村的主廟,但除此之外,它的特別之處在於一般村莊的主廟多半是面對著村落,已為鎮守村落,然而身為崎峰村主廟,廟口卻是背對村莊朝向鄰村─田厝村的方向。其實這是由於崎峰村的舊址與現今不同,在一百多年前時的村址在靠近現在田厝村旁銀放索養殖區一帶,稱之為中庄的土地,之後才漸漸遷往今崎峰村濱海的高地居住。不過真武殿並未因此改變廟口的方向,所以新的崎峰聚落成型,舊的真武殿仍是面對著舊聚落的方向。

廟身建築看起來已有些年代,泛黃的牆壁看得出歲月的痕跡,不過這間廟並非古廟,而是於民國65年時改建的新廟,耆老指出舊廟是一間小小的廟宇,位於目前新廟的斜後方,而廟開口位置並沒有改變。廟內有座石碑,刻寫著廟宇沿革,是崇禎十一年(1638年)福建府南安縣的潘姓移住結成小村,以漁業為生,居住在稱之為「塭尾」的地方,某夜有位村民在一顆發光的榕樹上發現有『真武殿玄天上帝』神號香火袋,於是村民在永曆十五年(1661年)此地搭建簡易神壇,往後才又將神壇擴建為廟宇,因此此廟推算應有約350年之歷史。不過隨著歲月年久之修,在風雨摧殘下沒了屋頂,殿內亦僅剩玄天上帝金身與虎爺。於是眾人於民國63年籌畫重建真武殿,當時一位香客前往中部進香途中路過新營市的真武殿,於是建議眾人驅車前往拜訪之,看看是否與崎峰的真武殿有所淵源,而廟方人員稱說有夢見沒有屋頂的真武殿,正詢問玄天上帝時,有位婦人開口:『玄天上帝』因離開海口為時甚久,無顏面與衆弟子,請「觀音佛祖」轉告(婦人即為觀音佛祖之乩童)。於是請玄天上帝回境並重建廟宇,於民國65年竣工。

有學者認為玄天上帝作為為明朝的海神與戰神,鄭成功亦可能自詡為玄天上帝之化身,而軍師陳永華為革除荷蘭人所遺留的基督信仰,亦大力興建39所漢人廟宇,其中8所為玄天上帝廟,其中就是沒有媽祖廟。媽祖信仰之崛起跟清代為了對抗南明有關,藉由媽祖信仰打心理戰,使人們以為媽祖神靈為清軍而戰,使政軍損失1/3的水師,施琅亦運用媽祖信仰之力,在澎湖海戰大敗明將劉國軒,於是求敕封媽祖。清朝統治穩固後,媽祖信仰漸漸取代玄天上帝成為台灣的信仰主流。清軍運用媽祖信仰代替明軍的玄天上帝來攏絡民心,並且多次借媽祖顯靈協助清軍平民便之說,強化清朝統治是順應天意。因此玄天上帝與媽祖信仰都與國家政治牽扯深厚的關係。

耆老說道過去物資貧乏的時候,崎峰因為很窮,所以每次神祇千秋誕辰要作戲給玄天上帝看時,村民就以兩台牛車連著搭建,然後歌仔戲班就在拼湊成的舞台上演出。現在生活不虞匱乏之後,牛車充當戲台的場景當然也就不復見。如今,許多地方的廟宇或信眾都還會來此參拜,包括當年協助崎峰真武殿請神回廟的新營的真武殿,兩廟至今仍互有往來。

PS.妙的是當我問及耆老真武殿是否是林邊最古老的一間廟宇時,耆老愣了一會兒,然後回答說不是林邊,是崎峰,我又問:對啦,我說的是整個林邊鄉。但耆老糾正我說:林邊是林邊,崎峰是崎峰,代表兩位耆老完全沒有林邊共同體的概念。可見內五村與外五村的林邊想像並不相同。不過這是老一輩的說法,兩位耆老看來都已逾七十,年輕人的想像可能會比較類似。

崎峰松龍王,鎮守崎峰的五棵大榕樹

【松龍王與五棵大榕】

除了祿天宮旁的這棵松樹王公之外,村落的另一頭也有一個五十多年的榕樹,村民們稱為松龍王,樹下有間供奉松龍王的小廟,名為奉天宮,雖說是小廟,卻比一般供奉榕樹的廟宇大上許多,捐獻土地建廟的阿伯甘海池說這間廟宇從民國83年到現在,已經18年了,阿伯當時在外討海,賺了些錢,便捐出土地和一部分錢才為松龍王建廟。當初這裡也只是一間小小的廟宇,且也沒有宮號,是後來向上天領旨之後,才將這座廟宇取名為奉天宮。這棵樹雖然也有五十多年的歷史,但看起來卻沒有祿天宮旁的松樹王公來的碩大,原因是因為這裡的住戶比較密集,因此必須經常修剪枝葉,把過長的樹枝鋸斷,否則會伸進別人的窗戶裡。阿伯沒有出門討海的時候,就會找時間來到廟裡清掃、奉茶,對於這棵松龍王他是非常的虔敬。由於這間奉天宮也是這一區的角頭廟宇,因此也有較多的信眾捐贈香油錢,也因此能蓋規模較大的廟宇。

據說過去崎峰曾有五棵巨大的榕樹,矗立在村落的五的地方,分別為東、南、西、北、中的方位,許多人認為這就像是廟裡的五營一樣,鎮守、保衛著崎峰村,不過在詢問幾位耆老後,都說目前只剩下三棵:(1)松樹王公;(2)奉天宮松龍王;(3)真武殿前方的榕樹。且松樹王公與松龍王都不是過去的那株大樹,均為大樹死亡後,另外種植的新樹,且也不是在同一位置上。榕樹的新舊輪替似乎為常態,許多廟宇旁的榕樹都會經歷此一過程,死亡後,村人們便在原址附近補種新樹並供奉之,也為廟宇提供村人們遮蔭乘涼、聚集閒聊的場所。

崎峰姥祖廟,過去林投樹林中的小草廟

位於水利村與崎峰村的交界處,有一座慈惠宮,事實上,他是一間侍奉姥祖的廟宇,並且在2012年才完工的,因此看起來很新。不過這間廟宇在原址上,過去是一間屬於簡樸馬背造型的廟宇,不似村廟燕尾型式。依據許丁簒先生 ( 許先生是地方士紳,經營漁塭養殖事業有成 ) 之次子許維澍先生口述:當他讀國民小學一年級時 ( 民國27 年生 ) ,為民國 33 年,在一處長滿林投樹之叢林,有一條羊腸小徑通入林投樹林裡面,內處有圓形空地,並在空地中間蓋有一簡陋之草堂,座向為座東北向西南,可能是因年久失修,草堂有相當大之傾斜,是時許要入內取出香炉時,是用爬進去的,當時許維澍先生奉父親許丁簒先生之命打算重建姥祖草堂,且以擲筊方式求得姥祖娘娘之允許將方向與地基點移至靠路邊。不過也有傳說姥祖廟原先的位址是在墓地(目前所在地原先為墓地),經過託夢後人們才找到姥祖廟。

第一次改建的姥祖廟位就位於鄉道 128 線上,建材以竹為主並稍擴建至能容成人入廟膜拜規格,方位亦更改為座南朝北。姥祖娘娘神威顯赫、香火鼎盛,直到民國 39 年,許丁簒先生再求得姥祖娘娘之同意,將竹材建造草堂改用水泥磚瓦建築之馬背造型的廟宇,供各位善信大德朝拜 ( 該廟宇如附照片 ),是為第二次改建。根據荷蘭時期的台灣地圖以及康熙台灣番社輿圖,鳳山八社的馬卡道族人,大都分佈於屏東平原兩邊濱海平原,以及沿下淡水溪東岸的沖積平原上,不過目前林邊地區的馬卡道人除了被漢人同化「兩目黝深、瞪視似稍別」的族人,還散居於原住地外,大都已經來到到屏東平原潮州斷層的沿線上,也就是由高樹鄉大津到枋山鄉枋山村一段的礫石層,有些族人更往南來到恆春半島及後山的台東一帶。

後來姥祖廟還經歷第三次改建以及現在的第四次改建,在姥祖廟裡,並沒有看見向其他地方的姥祖廟依樣供奉著檳榔、香菸之類的,而是供奉著水果、餅乾糖果,在地的大姊說供奉什麼供品完全是靠信徒的心意,並沒有規定。早年在流行大家樂時,許多人來到這裡求取名牌,如果靈驗賺錢的話就會還願,捐贈之類的,但如果沒有靈驗,神像則遭人報復,就的姥祖廟之神像就曾因信徒沒有中獎而將神像的手臂敲斷,現在的神像是去年跟著廟宇一起重塑的,並不是原先的那座姥祖神像,當地人稱姥祖為「姆娘」。姥祖原為當地馬卡道族人的祖靈信仰或神祇,多半以瓶子、壺器、石頭作為象徵,甚至也可以是無任何實體物品代表象徵,不過漢人移入後,便將姥祖信仰融入漢人民間信仰中,並將姥祖刻以金身以膜拜,這就是土著信仰轉為移民文化方式呈現的案例。

當地的大姊說之前曾發生主事的人(類似廟公或爐主之類的)把信徒捐贈的香油錢納為己用,有了那次的教訓,所以去年要重新建廟時,信徒便不再捐錢,轉捐贈物資,例如A捐贈砂土、B捐贈磚瓦,以這樣捐贈實物的方式進行,避免資金又被挪為己用的疑慮。信徒們合力重建的新姥祖廟,規模依舊不大,據說在改建新廟前,曾請姥祖娘娘暫時安身在一旁的電箱中,建好廟之後才請回新廟安置。這間姥祖廟的起源,有聽聞是從水利的安瀾公所分身出來,但據筆者訪問安瀾宮的信徒,則說並沒有什麼關係,當初的實際情形,姥祖廟已安置在當地多久的時間,至今恐怕已無人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