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灣

時人對大鵬灣風光的詠唱

大鵬灣地區美麗的風光及多元面貌的人文歷史不但是屏東縣最甕要的風景區之一,也是全國聞名的觀光旅遊景點。本節收錄若干時人對本地區代表性的詠唱詩歌,以充實美化人文之性上的詠唱詩歌,以充實美化人文知性上的領域。並且以其不同的屬性,分成下列數類逐一介紹:

一、遊興繽紛

  文人墨客來到大鵬灣地區遊玩,見到如此美好的景緻,不免詩興大發,靈感如泉湧,為我們留下對本地風光的詠嘆,茲以屏東詩人聯吟會的作品為代表,收錄數首如下:

東津觀漁
東津漁業盛  眺望海堤登
竹筏衝風去  輕舟破浪乘
灘頭男撒網  岸畔婦拖罾
為愛魚盈載  何妨月以昇

琉球攬勝
欣到琉球嶼  風光入眼簾
花瓶岩聳翠  烏鬼洞幽黔
樹鬱村煙密  漁豐海貨廉
乍看鯨拔浪  孤島訝龍潛

二、歷史情懷

  本地多元族群的人文歷史,幾番物換星移,滄海桑田,總會讓有識者不勝感慨,人生際遇無常,世事多變難料。林邊的名詩人鄭水發先生就吟出:

林邊竹枝詞 鄭永發
桑田滄海感無窮  港廢茄藤番社空
欲見繁華舊遺址  惟留翠竹無秋風
平疇近海稻雙冬  遙對琉球地素封
金是茄藤銀放索  猶堪追思舊威容
新批御筆啓新紅  神話猶留遺老槍
欲認當年新打港  林邊溪是舊門溪
放索村邊認舊基  平埔人去漢人滋
路旁廟 番婆媽  憑弔罄香冷四時

三、生活點滴

  大鵬灣地區漁業資源豐富,自古就有討海人至此討生活,這些來自漳、泉的漢人漁民或移民,許多以捕魚業,但是討海的日子是非常艱辛的。我們可以看見;聽見一些非常寫實的鄉土詩詞歌曲。

(一)漁婦心情
漁村婦女不但要操持繁重的家務,更要為大海的無常多變而憂心,生活的重心,總是在王爺面前的誠心祈禱,還有在漁港的引頸盼望。

漁婦吟(臺語詩)  劉安明
天色暗七分
海湧無平順
倚在海墘足心悶
船隻這回無分寸
延期無轉心紛紛

自從嫁互君
心頭勿會安穩
何時回港掠勿會準
不敢看天起風雲
逐工祈禱漁滿船

入港的時陣
港邊鬧紛紛
這攤有影卡好運
另日迎神送王船
拜請王爺鬥出巡

(二)漁郎心聲
打漁郎的工作非常的勞累,海上的生活更是單純乏味又相當危險,但是為了家人,為了前程,還是要堅持下去。有一首轟動全臺的流行歌曲,由夏進在先生作詞譜曲,陳一郎先生主唱;該首歌就是以小琉球為發生的背景。

行船人的純情(臺語歌曲)
夏進在 詞曲,陳一郎 唱

八月十五彼一天  船要離開琉球港
只有船煙白茫茫  全無朋友來相送
滿腹憂悶心沉重  看無朋友伊一人
堅心忍著純情夢  帶著寂寞來出帆
生活海面行海岸  海水潑來冷甲寒
為著前途來打拼  心愛應該瞭解我
無情風浪怎袂停  心事一層又一層
奮鬥打拼的男性  將來才有好前程
船若入港兩三天  又擱趕緊要出港
阮的愛人無來送  叫阮怎麼來出帆
行船的人免怨嘆  心情著愛放輕鬆
等船重入琉球港  約束心愛伊一人

本章小結

當高雄港以其卓越的自然條件而成為臺灣南部工商業發展核心的時候,也正是大鵬灣地區沒落的開始,大鵬灣區成為高雄的邊陲,林邊、南州、琉球又成為東港的次邊陲。所以高雄在高速成長的時候,東港只能有小幅的成長,至於林邊、南州、琉球更只能是工商業萎縮、人口外流的負成長,而與核心差距逐漸拉大。大鵬灣地區空有其獨特的自然地形條件,空有其獨特的人文歷史條件,但是在經濟發展掛帥的前提下,也只能徒呼負負,莫可奈何。

因此,目前的當務之急,就在於如何以本身的優勢條件,與核心都會區追求發展的主軸並行。邊陲的人們固然需要核心都會區所提供的工作機會、新奇、方便等供給,都會的人們同樣也需要邊陲地區提供自然、綠化等休閒遊憩空間。是故,大鵬灣國家風景特定區的成立,就帶有這樣的平衡核心都會與邊陲地區發展上互動的使命,以帶動本地區相關產業的發展,促進本地的繁榮。

出自《大鵬灣風景特定區之人文資料調查研究》

大鵬灣區歷史建構-公共建設與社區發展

【公共建設與社區發展】

從上節人口結構的分佈上,大略可知大鵬灣區的四個鄉鎮雖然都環繞在大鵬灣潟湖的四周,但是整體發展上的面貌卻大不相同,因而此節將分別就各鄉鎮的公共建設與社區發展狀況個別說明,從而才能展現各城鎮不同的人文風情。

一、東港鎮

  對東港鎮的發展影響最大的應該是漁港工程的整建,改變東港港口的機能。民國40年(1951)有鑑於東港為天賦漁場,且當地擁有動力漁船三百艘,是臺灣難得的漁業基地,經濟上頗具投資開發價值,然當地漁業卻因港道淤塞未能整修,稍大漁船難以禁港,偶避風浪,尚需遠赴高雄避難。故為發展漁業,改善漁民生活,則興築漁港實為當務之急。於是,在政府銳意計畫築港下,工程分期進行,於民國40年(1951)底至民國49年(1960)年底完成四期的漁港築港工程,主要工程內容有興築難被防波堤及導波堤,減少沿岸漂沙對港口淤積的危害,同時將東港溪與後寮溪造堤隔開,現今所有船隻均停泊後寮溪口,至此漁港已具規模。

隨後為配合都市計畫發展遠洋漁業,繁榮地方上的實際需求,又於民國52年(1963)4月公布實施漁港區計畫,對原都市計畫內漁港部分作切和實際之計畫,在民國57年及60年相繼對南碼頭的延建完成後,於是漁港益見完善,港內水面平穩,約達60,000平方公尺,是臺灣南部僅次於高雄前鎮漁港之重要漁業基地。

由於漁撈方式日益進步,機動船隻逐年增加,製冰及冷凍技術之進步,漁撈由近海而發展成遠洋漁業,漁獲量大增,民國74年再度擬訂漁港擴建計畫,依原計畫地區範圍向西面擴大,填築新生地,擴大面積為14,34公頃,並將漁港擴建一併列入都市計畫範圍之內。

東港這一系列對漁港的建設及重視,不僅厚實了東港地區漁業發展的基礎,同時對於業前景之開發提供更好的競爭力,相關產業紛紛設立,進而有助於繁榮當地之商業。

光復後,將日本時期都市計戶中的新市區改為空軍眷村;1970年代,養殖業漸興起,小農戶之農田多改為魚塭,區域地景產生改變。中山路因有聯外道路功能,漸漸發展起來,再加上鎮公所遷移,整個東港鎮的公共服務、商業、主要交通幹線道路功能,轉往中山路與中正路,完成市中心的轉移,都市架構由中山路、中正路的主軸交織。1980年代養殖業沒落,魚塭或廢耕或填土建屋,使得興東路一代發展出中密度住宅區,風格迥異於東港之漁港、商業機能之原市鎮風貌。

除漁港建設之外,民國50年(1961)高雄水產學校在東港設立分校(現已獨立為省立東港海事水產高級職業學校),51年創立海濱國小,52年由天主教西籍神父林德明氏創立私立東港聖家高級家事職業學校,其後改制為新基高級中學,57年7月政府重視漁業開發,設立臺灣省水產試驗所東港分所,對養蝦事業之發展貢獻莫大,馳名國際。63年完成擴大都市計畫,沿海公路亦於64年開通,裨益產業交通至巨;53年重修中興市場,59年興建第二市場裨益民生;自58年起至68實施社區建設十年計畫,前後完成十個社區,建設使農村都市化,69年興建中正圖書館,促進地方文化之發展。

值得注意的,由於受到沿海公路通車的影響,東港對外的交通大幅改善,鐵路的營業立即下滑,民國80年(1991)2月28日駛出最後一班列車而告結束;鎮民多轉往高雄或屏東乘車。

從東港的市容來看,今日最密集且最熱鬧的商業地段位於中正路與中山路所交會的十字區附近,主要金融單位多集中於此。各式商店提供周圍鄉鎮物質上的商品需求。醫療方面,除一般診所外,尚有地區教學醫院兩處,地區醫院四所,滿足周圍鄉村地區的需求。行政機能尚,東港鎮內有地政事務所、稅捐稽查處、屏東縣警察局東港分局等單位,服務管轄範圍包含東港、小琉球、新園、崁頂、南州、林邊等鄉鎮;稅捐稽查處的服務甚至包含佳冬鄉,由此可見,東港可以說是大鵬灣地區的核心機能地區。

日本時期製冰廠位於後寮溪岸邊,冰塊可直接運送上船,在舊照片中製冰廠的右側是東港街市,左側則是沙洲,後面那條溪是東港溪,過了製冰廠就是整片無人居住的沙洲。光復後,政府先後三次大規模的整建與擴建漁港工程,將後寮溪與東港溪隔開,同時填築新生地,使得製冰廠以西的昔日沙洲地帶,蓋起了連綿的屋舍高樓,連製冰廠本身也被擋住,只剩山牆與屋頂還可以在新照片的右方看到一絲蹤影。滄海桑田的變化,在兩張相隔的七十年的照片可略窺一二。

%e6%9d%b1%e6%b8%af%e6%97%a5%e6%b2%bb%e8%a3%bd%e5%86%b0%e5%bb%a0

二、林邊鄉

林邊鄉最主要的公共建設就是沿海公路的開闢,改變了林邊發展的面貌。早期林邊是以農漁為主要生產方式,故由林邊西向內發展成聚落,後來則以慈濟宮沿街面,連接市場為主要舊市街,其發展並與鐵道東南面連接成林邊鄉主要市區。後來由於中山路拓寬成臺17線後,成為高屏沿海公路,此路於民國66年(1977)1月15日正式通車,每逢假日,沿海公路上前往墾丁國家公園的車潮,更是車水馬龍,造成大塞車。此路將市區一切為二,並帶來沿線的過境人口,發展出商業、服務業,使林邊都市發展由農漁業聚落,轉變為快捷道路通過性都市。

這條沿海公路(中山路)是林邊最主要的街道,仁和國小、林邊國小、鄉公所、分駐所、郵局、電信局等機關及農會、青果合作社等各人民團體均沿中山路之兩側而分佈,住宅、商店、各式餐飲店等亦間雜其中。商店大都沿中林路、中山路兩側發展,為本區之主要商店街,供應本區居民日常之商業服務。

這條道路兩側及附近商店,除了提供鄉內的各種需求外,也給林邊鄉帶來了繁榮,沿著中山路兩側,海鮮飯店、小吃店不計其數,「俗擱大碗」的「林邊海產」遠近聞名。但是換個角度來看,林邊現有之發展主要亦局限於道路兩側,舊市街地區街道狹窄,其他地區尚留有不少土石磚造的舊建築,排列雜亂。

交通方面還有縱貫鐵路經過,鄉內有林邊及鎮安兩個站,可通往屏東、高,南可通南迴鐵路;但一般鄉民對鐵路的使用不如沿海公路,一般觀光客也不會使用鐵路來訪林邊。

另外,還有民國73年6月興建水利漁港,設在水利村,目前大約有三百艘漁船進出,但漁獲多半送往東港或高雄交易。另方面,由於水利漁港位於林邊溪出口處,林邊溪每年由山區沖刷下大量砂土,造成港口嚴重淤積,漁船出入受影響。

其它重要公共建設尚有果菜批發市場一處,在林邊、竹林、鎮安各有一零售市場。還有於1989年興建一棟120坪樓高兩層的圖書館,以及海岸護堤、離岸堤及林邊下水道系統等。至於依般人民的日常消費本地均滿足,但比較中高級的消費則移往東港、高雄。

三、南州鄉

南州的交通可分三種;鐵路貫穿本鄉南北,南下接林邊、枋寮,北上接潮州、屏東、高雄。道路交通以187乙線、73線、及台一線為主要幹道,有客運及臺汽客車運行,尚稱方便。除此外,南州尚有市場一處、圖書館一所、衛生所一所、私人診所三所;可以說是一個小而美的農業鄉鎮。在整個屏東縣的消費層而言,因屬偏僻,鄉內之商業服務業多一般消費。一些中高級消費,多半往東港或屏東市集中。

南州鄉最大型的公共建設應屬南州糖廠,建於1930年(昭和5年),日據時代稱為「臺灣製糖株式會社」,二戰末期曾遭盟軍猛烈轟炸,滿目瘡痍,幾成廢墟;光復後重新整修,於民國46年改名為「南州糖廠」,轄有廣達4,700餘公頃的自營農場,甘蔗年產量約30萬公噸,可製糖四萬餘公噸對本鄉的繁榮有相當的助益。

四、琉球鄉

琉球嶼係由珊瑚石構成之地壘台地,船舶停靠不易,自古對外出入至為不便。最早是日本人於1936年(昭和11年)於白沙尾興建「琉球庄避難港」。光復後民國45年(1956),政府擴建白沙尾避風港,此一工程的擴建,對促進琉球鄉之開發與繁榮影響至為深遠。惟擴建後之避風港,僅能容納50艘漁船停靠,20年後,漁船已增至500艘左右,政府遂於民國69年起另闢第二漁港,地點在大福村。大福漁港開闢之主要目的,係作為現有白沙尾漁港之輔助港,供琉球漁港休息避風之用,蓋因琉球受地理環境之限制,無法設置漁市場,所有漁船之漁獲物均運往東港、高雄區漁會魚市場銷售,至出海所需之物質及補給品,如油、水、冰、食糧等,皆需由臺灣方面供應,因次大福漁港之興建目標僅為避風、休息港,至於修護、保養、造船等仍需往東港、高雄為之。琉球島氣候炎熱而乾燥,平均年雨量不到1,000公厘,島上之降水難以維持灌溉及飲用,自古即為島民切膚之痛。政府為徹底解決此一民困,臺灣省自來水公司奉蔣經國總統之指示,於民國70年耗資2億3千萬之鉅款,敷設林邊鄉崎峰村至琉球間之海底輸水管,此一當時東亞最長之管線工程終於解決歷代居民深以為苦的飲水問題。另外在民國69年開始,敷設臺灣本島與琉球間的海底電纜,全長14.7公里,總工程費1億6千萬元,全鄉步入全日供電,居民之用電問題也獲得徹底解決。

琉球之海陸交通,經送次開拓充實,今已四通八達,其交通之便捷,不僅使琉球鄉有都市之方便,亦有鄉村之寧靜。加以該島孤懸臺灣海峽,空氣不受汙染,沿岸水石相搏,海水碧綠澄澈,景色優美入勝,古蹟引人遐思,尤以朝輝晚霞,極具熱帶海洋美景及南國風光。更加上政府銳意建設與琉球嶼居民之刻苦奮勵,今已被譬為「海上樂園」。遊客可從高雄或東港搭乘快船不消半小時即可抵達,上岸之後租摩托車環島一遊,自尋幽訪勝,消遙自在,最能體會海角一樂園的奧妙。

出自《大鵬灣風景特定區之人文資料調查研究》

大鵬灣區歷史建構-行政沿革與人口變遷

行政沿革與人口變遷】

民國34年(1945,昭和20年)8月14日,日本向盟國宣布無條件投降,9月9日由奇中國戰區總司令岡村寧次大將在南京向我最高統帥代表柯應欽上將簽遞投降書;接著於10月25日上午在臺北公會堂(今中山堂)舉行臺灣地區受降典禮,臺灣全島熱烈慶祝光復,大鵬灣地區的歷史脈絡再次有了重要轉折。光復後,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為求利用原有行政區域基礎,以便於推行政令,將原來五州三廳十一州轄市,改設為八縣、九省轄市、二縣轄市。縣以下則設區,為縣政府之補助機關,即依照原有郡或支廳支區域改設。關於大鵬灣地區的行政沿革與人口變遷情況可說如下:

一、行政改革

當時的劃分原則是按照舊市區劃,但將名稱略作改變,恢復為省制。州廳改為縣,郡改為區,街改為鎮,庄改為鄉;州廳役所改為縣政府,郡役改為區署,役庄改為鄉鎮公所,下設村里鄰各置辦公處。在此情況下,民國35年(1946)1月,各縣市政府分別成立後,東港郡就改為東港區,隸屬於高雄縣。大鵬灣區的東港街、林邊庄、琉球庄遂在35年的1月份,分別廢街庄役場,改為東港鎮、林邊鄉及琉球鄉。

民國39年10月,本省積極實施地方自治,政府鑑於部分省轄市經濟貧弱,各縣人口不均以及各縣市面積過大等因素,不利於實施地方自治,乃將各縣市行政區域作全面調整,分為高雄、屏東兩縣。大鵬灣地區諸鄉鎮自此歸屬屏東縣轄區。

不過,在林邊鄉卻有變化。溪洲地區原本歸屬於林邊鄉,但是由於區域遼闊,人口稠密,交通不店,民眾為辦理公務而奔走西州林邊之間往返日感勞累,又兼林邊鄉第三屆鄉長選舉問題促成鄉民之不滿,於是紛紛提起分鄉之議;經地方人士極力爭取,才在民國40年3月1日奉准,與林邊分鄉成立溪州鄉。在分鄉交接之際,林邊鄉提議以牛埔溪為界,此議造成兩鄉為同安村與南安村的之歸屬而發生爭奪,後經上級決定交由該村居民投票選擇,結果絕大多數贊成歸溪州鄉管轄。

可是自成立溪州鄉公所後,因與彰化縣溪州鄉公所同名,故而經常造成公文投遞錯誤之困擾,因而經該鄉提議,以該鄉位於臺灣南部,且有南州出賢人之典故,遂於民國45年7月1日起改名為南州鄉。

二、人口變遷

在以人為主軸的歷史脈絡中,首先從人口數字上的變化來瞭解大鵬灣區的發展情況,此處再分別從質與量兩個角度來觀察:

(一)量的方面

先從大鵬灣區的整體人口數來看(參見表1-4-1),光復後第一年只有四萬七千餘人,而在五十年後則有九萬四千餘人,半個世紀中,人口增長約一倍,與日本時期的成長相當,部過其中的演變原因卻大不相同。

若是從發展的角度看,光復後的前十年間,人口成長的速度非常驚人,十年間可以多出約44%的人口,此後就逐年衰退。到了第四個十年(75年)時,灣區人口首度突破十萬大關,可是到85年時,人口反而負成長而不足十萬人。

要說明這種現象可以進一步地從鄉鎮間的比較來觀察,前半期是以位於內陸且以農業為主的南州鄉人口成長最慢,後半期則是以交通最不便的琉球鄉成長較慢,平均而言則是以東港鎮的人口成長最快;甚至在85年時,只有東港還能維持正盛障,琉球鄉的人口流失最嚴重。

箇中原因則是要從「邊陲/核心」的觀點來解釋。遠從清朝以來,東港因為有港口,所以一直就是大鵬灣區工商經濟的核心,相對而言,林邊、南州、琉球就是東港的邊陲,但是由於東港的港口機能在日本時期逐漸被高雄港取代,因此高雄逐漸成為臺灣南部的核心,而整個大鵬灣區就成為高雄的邊陲了。在農業為主的時代(日本時期)中,農業生產部門能夠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能夠留住人口,唯東港的商務人口移往高雄發展,所以才會形成日本時期東港的人口成長慢於林邊、琉球的現象。但是到了工商業時代,製造業和服務業都集中在都會區,從而吸引了鄉村邊陲的人口移往都市核心,而且工商經濟愈繁榮,這種現象愈加速。而臺灣在光復後的這幾十年來,正是逐步地從農業社會轉變為工商業社會中;高雄成為台灣南部的核心,大鵬灣地區是高雄的邊陲,但東港又是大鵬灣地區的核心,林邊、南州成為東港的邊陲。

這就是為何大鵬灣地區整體的人口成長逐年趨緩的原因,甚至到近年人口出現負成長;這同時也是為何東港的人口會高於其它三個鄉的原因。所以在日本末光復初的時候,林邊與南州合計的人口只差東港一千人左右,可是隨著工商經濟的發展,差距逐漸加大,到85年時,這差距已有一萬一千人了。

若從社會變遷的角度來看,光復初期平均每戶的人口還有6.2人,但到了85年的時候,戶量只剩4.02人,相差約兩人,顯示出傳統農業社會的大家庭制,逐漸轉化成工業社會中的小家庭制了。但是相對而言,單身戶的數字也不斷成長,55年時還只占灣區,總戶數的4.3%,但到了85年,則已占了總戶數的15.4%,這是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因為通常單身戶的行程是來自於子女出外工作後,留在家鄉的老年人,這些單身戶的身心醫療、社會安全以及關懷照顧等都是需要注意的課題。

(二)質的方面

日本時期還有對生蕃、熟蕃以及閩南人、客家人所做的統計調查,在光復後則只剩下對原住民的調查數據,但在此數據中並不包括平埔族人,因而此處也無從得知在族群上的分布狀態,只能大約從歷史源流上推測應該還有若干馬卡道族人分布在東港的南平里、林邊的水利村’以及南州的壽元村一帶。

若是從生產的觀點來看,大鵬灣區民眾主要的生產活動是農漁業,因而此處說明農漁業人口的情況及其演變。先從農業人口的情況來看(如表1.4.2)中的數字顯示大鵬灣地區的居民從日本時期到光復初期,大約都有一半的人口從事農業生產,一直到民國55年之前都還有四成五以上的民眾是以務農為主,但是到了民國65年之後,農業人口的比例顯著下降,在75年已不到人口的四分之一,到了85年,農業人口只剩下13.3%,此一數字意味著大鵬灣地區工商經濟快速發展使得人口職業結構產生重大變化。

再從鄉鎮間的比較來看,東港一直就是農業人口最少的地區,光復初期還不到三分之一在民國85年則只剩6.6%了。琉球鄉的改變最大,五十年前約還有五成左右的人口務農,可是在85年卻只剩1.3%的人在務農。至於林邊鄉和南州鄉的情況就很有對比的趣味,兩者在四五十年前務農的人口比例差不多,都超過六成,但此後林邊務農的人口逐年減少,在85時剩下17%;可是南州鄉在85年還有四成的人口在務農。這種現象一方面表示本地區工商經濟的發展在四個鄉鎮有很大的不同,同時也表示四鄉鎮在城鄉面貌上的差距也逐年加大。

再從漁業人口的情況看,如表1.4.3所顯示的:整體而言,雖然各年頭時機有好壞,從事漁業的人口有所變化,但大致上大鵬灣地區的居民約有三分之一左右的人口是以漁業為生。其中以琉球鄉的居民從事漁業所占的比例最高,約有八成左右,東港次之,約三成附近,林邊再次之,約不到一成,只是點綴性質。

若從漁業人口中再進一步的觀察(如表1.4.4),雖然近海漁業和內陸養殖業是最主要的漁業活動,但是遠洋漁業與海面養殖業也有逐年增加的趨勢。在光復初期從事遠洋漁業的人口根本沒有,最近二三十年來才逐漸增加,其中以琉球鄉的民眾從事遠洋漁業的最多;另一個趨勢是利用海面養殖的人口也逐年增加,相對的則是沿岸漁業的從事人口正逐年減少,民國55年時有近八千人,到85年時只剩一千三百餘人,顯示出沿岸漁業資源的枯竭。若從鄉鎮間的差異來看,琉球鄉主要是近海和遠洋漁業,但缺乏內陸養殖,東港則是各項漁業活動都相當蓬勃,林邊和南州同樣都是以內陸養殖為主要漁業項目。整體來說,從人口變遷的角度來看大鵬灣區,東港已經是個著重在工商服務機能的城市,林邊鄉也正朝此道路發展,琉球則是個漁業的專業地區,只有南州還維持著農村的面貌。

出自《大鵬灣風景特定區之人文資料調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