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景點

【林邊好店】還保留了斗、升、合器具的蔥蒜老店——文運堂

在林邊舊市場旁的巷弄裡,有一間掛著手工繪製招牌「蔥蒜」的小店,販售著蔥、蒜、蔥酥、豆類,以及各式菜籽。聽說他們家賣的豆麴特別香,蔥蒜都品質很好。除此之外,店內還保留著古時候用來度量衡的器具呢!

早在民國20-30年左右,文運堂就已經開業,販售蔥、蒜、蔥酥等產品,老闆娘告訴我們,這是她婆婆開的店。據說當時在林邊有種植很多蔥蒜,婆婆甚至會在店門口親手炸蔥酥,氣味相當吸引人,如今雖然已不再自己炸蔥酥,但是老闆娘仍堅持找信任的廠商炸蔥酥,店內販售的手切蔥酥仍是銷量很好的品項。就連蔭豉也都是老闆娘特別挑選的廠商,用來製作鳳梨豆醬的豆麴聽說特別好吃哦。

菜籽則原本是一位老人家的生意,因為不做了便轉讓給婆婆接手,當時農務需求高,菜籽的銷量相當好,也因此這家店得以拉拔婆婆的六個子女成長。民國75年,為了照顧長輩而回鄉,老闆娘才開始接手這家店。老闆娘笑說,現在買菜籽的大多都是種趣味的啦,一次大概只買十幾二十元的種子,跟以前大量種植的菜農完全沒得比。

店裡所販售的商品,大多都是產自台灣,台南出產的蔥、雲林出產的蒜、萬丹出產的紅豆、埔里產的冬菇等等,只有黃豆、黑豆等品項來自國外。老闆娘說台灣產的蔥蒜味道特別好呢,曾經有人要去中國前,特地跑來買台灣的蔥蒜,說是台灣產的氣味較香。老闆娘也曾經有去過日本,看到日本的香菇又大又美,但是味道卻沒有台灣的香菇來得有香氣。林邊的鄉親也特愛這些台灣產的蔥蒜,前陣子因為端午節,才銷售掉許多蔥酥以及「大帕」,僅僅只有南部有的大帕,是包粽子絕對不可或缺的一個味道,老闆娘笑說鄉親們寧可購買價格稍貴的大帕,也不願使用較便宜的花生來包粽子哩!

特別的是,店裡現在還保存著中國古時度量衡的器具,「斗」、「升」、跟「合」,雖然已不再使用作為量秤的工具,但是保存得相當好。這是古時中國為了統一度量衡標準,所生產、發布的標準器。一斗為10升,一升為10合,換算成現在的容量單位大約一升為1.0354688公升。

如果有購買菜籽、蔥蒜之需求,或者是對於度量衡器具很有興趣,都可以來文運堂找老闆娘聊聊天,帶一些精挑細選的蔥蒜回家哦!

【文運堂】(招牌為手繪蔥蒜)
販售各式菜籽、蔥、蒜、五穀豆類、乾香菇
營業時間:7:00-13:00、16:00-20:00
地址:屏東縣林邊鄉中林路3巷11號(金義源超市旁)
連絡電話:08-8753793

【林邊好店】林邊青年,斜槓的影響力——Eagle’s Darts

在林邊火車站附近的巷子內,有一家已經開了七年、獨具特色的咖啡廳,木頭色系的裝潢、牆上貼滿復古風格的海報、以及童趣的春聯創作,店內各個角落都能找到有趣的標語,這樣充滿風格的小店,最有趣的其實是咖啡店的老闆——Eagle。

從小住在林邊的阿公家長大,對林邊有著強烈的家鄉感情,畢業於體育大學的Eagle,待過台北、去過澳洲、荷蘭等很多國家,問起當時為什麼選擇回到林邊開店,她說,她想延續爺爺奶奶帶給她的回憶跟愛。

在這家咖啡廳裡,除了擁有身為一間咖啡廳必須有的輕食跟飲品之外,這裡可說是斜槓了好幾個身分。這裡是林邊鄉體育會適應體育會的辦事處,也主辦林邊鄉獨居長輩餐會,更是飛鏢推廣中心,到底為什麼有這麼多種身分呢?

在開店滿兩年、經營達到穩定的時候,Eagle決定開始做一些可以回饋在地的事情,她找上幾位好朋友,一同策畫舉辦了林邊獨居長輩的尾牙活動,這一辦就是好幾年。後來接觸到林邊國中特教班學生,便帶領特教班的孩子們透過自己的力量去幫助長輩,此外,她甚至與教師自籌資金帶著孩子們環島拍攝紀錄片,引發不少回響,也帶來許多演講邀約。正當Eagle為了舉辦活動的經費所苦惱時,因緣際會之下,透過林邊鄉體育會理事長的建議,Eagle決定成立林邊鄉體育會適應體育委員會,總算能公開勸募、申請更多經費,以幫助身心障礙的民眾有機會享受運動的樂趣。Eagle說,身為一位體大生,能夠運用自己的專業幫助人真的非常喜悅!

隨著演說邀約的增加,Eagle也參與了不少特殊奧運委員會的計畫案,在執行中發覺自己還有需要加強的知識,也因此她決定再次回到學校進修,攻讀碩士班。就這樣,Eagle’s café的多重斜槓身分持續到了現在。

至於為什麼後來成為Eagle’s Darts,是因為遇到了一位愛好飛鏢活動的工程師,於是Eagle便與工程師合作,在店內擺設了一台飛鏢機,提供給飛鏢愛好者一起到店裡競賽,也因此吸引了不少來到店裡的年輕人一起加入標隊呢!

對於目前正在從事的工作,Eagle說,「人一輩子就會停在他所能勝任的位子,在那之前,我想要努力去闖闖看,看我所能勝任的位子可以到哪裡。」

【Eagle’s Darts -鄰邊坐坐】
地址:屏東縣林邊鄉光林村仁愛路61號
電話:08-8751469
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agles-Darts-%E9%84%B0%E9%82%8A%E5%9D%90%E5%9D%90-634341720016982

(本次採訪以線上訪談進行)

【林邊驛站】聽在地耆老秋銅伯談林邊火車站故事

林邊驛站的建立、用途及重要性

運輸與軍事用途:

林邊火車站於1939年 (昭和14年) 通車。林邊驛站是建在香蕉田、番薯、水田中央,在建設中才設立現在還在使用的站前道路,所以陸地可能是鐵道部(鐵路局)的地。因為台灣西部的鐵道是國鐵,開通當時就是站務員(驛夫)上下車客,是本庄、田乾厝、崎仔頭、放索南平、土角厝及貨物出入的管理及運搬人員。

初設的林邊驛站是和式的半木造建築物,內置控制行車安全的驛長室,辦理貨物接送、售票處,另設有電報機及電話裝設的辦公室及候車室等,乘車處建有月台及候車亭及貨物的放置倉庫,林邊驛管轄內青果組合及米穀局有建造兩座很大的倉庫,而青果組合建設的有如集貨場是木造屋,只有木屋頂蓋著木板防水紙皮,無牆壁,只有木柱而已。非為儲存用,是暫放用的,通風良好的現代建築物。

日治時期因軍事需求,興建林邊至枋寮一帶的鐵路,1923年日本政府將台灣鐵路,由屏東設置林邊庄的溪州(現在的南州站,當時南州尚屬於林邊庄管轄內),當時鐵路延設至南州,是因為日本人在南州建設一座糖廠,稱為「台灣製糖株式會社東港製糖廠」生產白糖,當時的糖是台灣大宗的農產加工品,須靠鐵道運輸,一般生活需用品,生產原料-肥料、機械、炭、礦油等燃料,盡須靠鐵路輸送到全島各地。後於1941年延設至社邊驛(鎮安站),再繼續延設經林仔邊。茄苳腳(佳冬站)至枋寮為終著驛(終站)翌年才通車。同年又由社邊驛敷設支線至東港。當時日本海軍在東港新庄(大潭),南平間灣區,建設一個海軍水上飛行場,因而設社邊至東港的支線;又在茄苳腳建設日本陸軍航空隊第四飛行團第八聯隊屏東飛行場茄苳腳分場,而將鐵路敷設至枋寮,可見其與軍事上之密切關係。

鐵道運輸的種類:

林邊驛開通時的動力源是蒸氣機關車,稱為汽車,台灣人稱為火車。在路上運輸量最大的就是鐵路運輸,分成牽引貨物車和客車兩種,求力量較強是用四個較小動力車輪,求速度較快的用三個較大型的動力車輪,通車後每日只有下行及上行各一班的貨物列車,但是每班客用列車的前部還有順拖幾部貨車廂。客用列車是用速度比較快的機關車(即火車頭,又稱火車母)拖動,又兼貨物及郵件運輸,乘客用車廂分有一等、二等車及三等車,一等車車廂內部裝潢及設備較為高雅、舒適,又有供應茶巾。二等車車廂內設備比較差,三等車車廂內部就更簡單了,票價也就分有高低。客用列車因兼用少量貨運,機關車後就掛上幾台貨物車廂,其後再掛較多的乘客車廂。

歷經戰爭後林邊驛站的改變

林邊驛站遭遇的戰爭:

林邊驛站在大戰中,大約被美軍飛機空襲過三次,大東亞戰爭發生後,日本商船大部分都被徵用成為軍用運輸船。青果組合大倉庫在戰爭末期,被軍方用來放置武器,後都被美軍在菲律賓基地飛來的飛機轟炸而著火爆炸。

1943年日本軍艦失事時,日本軍方推測美國的作戰可能由台灣南部的枋寮登陸,致將林邊至枋寮間的鐵路及鐵橋拆除,並將林邊溪以南道路沿海之水田儲水以阻礙戰車登陸。當時一般老百姓都傳說:日本已戰到物資耗盡,才拆除鐵路的鐵軌、鐵橋等鋼鐵去充造武器。當時為備戰不但拆除林邊至枋寮間鐵路鐵軌、鐵橋,在戰爭末期時台灣南部地區,徵招很多民工來奉仕作業(又稱公工),在軍方指揮下到處築設很多要塞陣地,像在堤防、墓埔、橋頭下、大樹腳、田野間等到處都有,且偽裝得非常好,一見很難看出來,可見當時日本人為保衛領土之用心。

成為終站後的林邊車站:

拆除枋寮、林邊間的鐵路,林邊驛就成為台灣鐵路南端之終站,行駛恆春、台東方面的局營Bus站也同時遷移到林邊來(當時自動車-現稱汽車之營運隸屬鐵路局所以人稱局營Bus)。出入旅客驟增,林邊也遽然變為交通重鎮。在上車、下車、等車熙熙攘攘的車站中,除為謀生、急事、上下學外,無有遊閒之客。其中出入最頻繁的莫過以軍事上之人與物,就是台灣南端所需之戰用物資。一般需用物資及人員都在林邊驛裝卸,再運往各目的地。自林邊驛變成南台灣終站後,各種旅餐應運而生。1945年8月日本無條件投降而戰爭結束後,也就更加繁榮熱鬧,戰後在車站前集合各種飲食流動攤販;一批批戰敗日本軍人雖然面容失志,但是還是很有規律地整隊齊步,行走到火車站前廣場,或佔用附近大刈後稻田,搭起帳棚安頓。等待著被安排的火車班北上,再轉搭大船(輪船)回到父母、妻兒姐妹等待著的故鄉。

每天除例行到屏東、高雄方面上學的學生外,擠在毫無秩序的火車到生產地(或批發店)去販賣作小生意的人,擔著自捕或販來漁獲到城市去售的人,出入東部方面在林邊站接駁的旅客等,可見當時林邊火車站前廣場應運而生的簡陋棚架來賣飲食的攤販,如雨後春筍般地林立起來。戰後在一段時間,不少台灣中不如苗栗、彰化方面無農地可耕作的農民,紛紛攜著簡單的生活用具,遠涉到台灣東部(台東或花蓮境)去開墾謀生,他們在林邊火車站下車後,需在林邊投宿一夜,翌日搭公路汽車或貨物卡車前往東部去。為應西東部出入旅客之需要,林邊的旅館業及飲食業應運而生。

重建鐵道後,至今的林邊車站

重建林邊至枋寮鐵路: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中華民國政府接管台灣,林邊驛也改稱為林邊火車站,在一段時間大家仍稱做「驛頭」、「車頭」,不知經過多少時間,火車站這名詞才被人接納使用。

於1953年國民政府修復在大戰期間中,日本軍為備戰拆毀的林邊、枋寮間之鐵路。通車後台灣鐵路之終點站也移到枋寮去,林邊火車站的情景,在一天之間由繁華變為淒涼,賴於終站而維生的旅館業、飲食業、各種攤販,似曲終人散地收場,有人遷移到枋寮謀求新發展,筆者的同學劉水根(劉水松先生的弟弟)就是其中之一,所有的客棧都關門大吉了,幸因當時林邊的香蕉輸出日本、韓國漸現佳景,而較備規模的南海旅社得能繼續經營下去。有的人就轉業,幸因當時林邊的香蕉輸出日本、韓國較現佳景,而較被規模的南海旅社得能繼續經營下去。有的人就轉業,原由余長鶴先生開設的客棧,即由石素勤先生承租,轉業為公共茶室,名為天天美工共茶室,所謂茶室(人稱茶店仔)並非似現在一般茶坊,是以簡單之設備供應茶葉、小點子如瓜子、花生米等,由茶孃陪客泡茶聊天的新興事業,因比一般酒家消費低廉,受普通尋芳客需求而曾風行一時。

1970年日治時代的舊火車站要拆除改建時,經地方人事之爭取,乃由華榮旅社前(華容旅社)原址,遷移到面對中林路處之現址。一九九二年因台灣經濟高度之成長,政府經過十二年工程,由完成直通台東之南迴鐵路,自是台灣的火車可環保行駛,火車須轉回之終站也成為歷史名詞了。

近期的林邊車站:

2008年1月至2011年12月底間,鐵工局配合林邊溪橋改建工程將林邊車站改為高架。

2012年1月10日,林邊車站高架站房啟用。

2012年2月13日,林邊車站舊站房拆除。

2014年5月22日:林邊車站獲得金路獎。

2016年1月1日:林邊車站啟用多卡通刷卡機。

2019年12月20日:配合南迴鐵路電氣化工程,潮州到枋寮段電氣化通車。

2020年12月23日:林邊車站開始停靠普悠瑪列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