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03bjo4f

崎峰村海岸奇觀,高聳的南清宮與已經消失的鯉魚漥

現在從林邊往崎峰的方向,遠遠的就可以看見一座非常巨大的廟宇,那座廟宇就是南清宮的位址,現在的南清宮是一座半廢棄的廟宇,在建廟之初發生了一件命案,一位吸毒的少年躲在尚未建好的廟宇中吸毒,被廟方人員驅趕,後來少年挾怨報復,將廟方人員刺死,有人說這間廟宇不續建的原因,就是因為命案的緣故,被人們認為是不祥之地;但亦有人說純粹是因為建廟的人經商失敗,沒有資金可以繼續投入,於是停建。總之,未完工的廟門矗立在海岸,迎向海風,看起來就像一座古城門一樣,斑駁的姿態也變成現在崎峰的海岸奇觀。目前在這建地之中還有一個南清宮本廟和一座萬應祠,據耆老指出,這座萬應祠是村人們在海邊撿到一具罹難者的遺體,便供奉在此以保佑村人平安,自此之後,附近海域意外事件就比較少見,平靜許多。

 

耆老告訴我,現在這個位址再往南方一些,過去是一個叫「鯉魚窪」的地方,是一灘池子,形狀就像一隻鯉魚,頭朝北、尾朝南,而且是淡水,當時只要稍微向下挖一下,就會有水源湧出,地下水非常豐沛,不像現在因為地層下陷,造成鹽化,那個池子在耆老還小的時候,日治時期,就已經存在,後來這潭水窪在光復不久後,就被人填了起來,如現在所見平坦的樣子。過去的海岸線也沒那麼靠近居住地,所以在現在這個位置也種了不少地瓜之類的食物,不過現在都已經看不到了。

 

林邊海產街,海鮮繽紛樂,「要到墾丁前,先去林邊呷海產」!

民國65年,台17線通車後,林邊段沿線的海鮮餐廳就雨後春筍般的蓬勃發展民國七、八十年代的時候達到顛峰,「要到墾丁前,先去林邊吃海產」是許多觀光客的既定印象,也有許多人不辭遙遠路途,特地包車南下到林邊大塊朵頤,林邊海產的魅力,當時是如日中天。

 

2013年停業的「永興海產」,一直以來都海產街中的龍頭大佬,也是全國素負盛名的海鮮餐廳,餐廳上鑲嵌偌大的「V」字符號,是永興的正字標字。過去在永興海產執業的廚師透漏:永興的廚師在製作料理時,並不像一般的家庭或小店是客人點了一份才炒一份,不只是永興,許多海產店的作法是廚師在廚房接到點菜單,客人點了一份就要炒十份,否則肯定來不及出菜,例如炒飯,也無法像電視節目上的廚師表演甩鍋,因為他們要炒的數量很多,是無法舉起鍋子甩的。而在過年期間,永興幾乎是從開業到打烊都人滿為患,許多人排隊等候,老闆的工作不是拜託客人來吃,而是拜託客人不要來,足見當時之盛況。永興海產可說是林邊海產店中最早期的老店,這與老闆林連白的妥善經營密切相關,林連白的母親原本是個賣肉圓的流動攤販,據說她做的肉粽非常之好吃;後來林母承租了一家店面,經營麵攤,位置就在目前7-11便利商店附近,龍貓古早味肉粽的旁邊;其後,在民國五十多年,永興海產才在現在的位置開張。關於林連白,陳少卿老師對他的為人和管理方式都豎起大拇指給予肯定,據陳老師指出林連白的為人客氣,少有大老闆的架子,也從不以借貸方式來投資生意,當時他經營的永興有不少營收,他自己並不是自私的人,對兄弟姊妹視如己出,他們有的(東西)自己不一定要有,但是自己有的他們就一定要有。其實不只是陳老師,許多鄉親對於林連白都是相當肯定的。林連白因病過世後,由弟林國龍接手,林國龍一直在政界發展,曾擔任鄉長、省縣議員、立法委員,接手永興海產後經營不善,政治失利以及其他投資事業都讓其蒙受巨大損失,終於永興海產在開業了五十多年後,也遭查封交由銀行處理的命運。

 

和永興同期的海產街老店還有永樂海產,也是民國五十多年就開業,位置就在現在的7-11超商,永興海產對面的轉角,現在也已經沒有在營業了,原因是老闆與政治牽扯,並且投資失利,以至於不得不吹熄燈號。永興和永樂開業之後也有許多海產店的後起之秀,例如大福樂就是一例,民國65年開業,至今也已經近四十年的時間,他最有名的菜色就是「肉米蝦羹」,是古早私房菜,酸酸甜甜非常爽口,頗受好評,現在已經很少見了。大福樂海鮮飯店也算是地方上頗受好評的海產店,過去家族中的陳長振擔任鄉長時,許多政商界的人士都會去大福樂請客、應酬,算是一種交關的方式,更讓大福樂的生意到達一個巔峰。

 

一般的說法都認為林邊海產街的興起跟台17線的通車有關,但是現年77歲的陳少卿老師的觀察,他認為林邊街上的這條中山路在日治時期就已經是柏油路,台17線的通車雖然讓交通更為便利,但海產街的興盛應該還跟一項產業有關:香蕉,這是大家普遍忽略的因素。事實上香蕉帶動的行業不僅止於酒家,它也帶動其他高消費的產業,海產店的消費普遍較一般餐廳為高,當時因為香蕉產業瞬間獲取暴利,相對帶動其他行業賺錢,人有錢了就敢花錢,高消費的海鮮餐廳於是在那個時期蒙受其利,當時人們知道林邊有知名的海產店,於是人潮就聚集過來林邊街上,許多人見到已經開業的海產店人潮多,見到商機,也就跟著開啟海產店,所以才造就了林邊海產街的盛名。只是香蕉產業的巔峰持續不久,另一個重要因素恐怕是碰上接續而起的台灣經濟起飛時期。

 

奇妙的是,許多海產店都跟地方政治有密切關聯,舉凡議員、鄉長甚至立委,在《社區如何動起來?》一書中,長期關注林邊鄉派系的楊弘任就指出:「連喜慶宴客或招待親友都分得出派系屬性:在林邊有三家知名海產餐廳,如果你與舊派網絡有所淵源,自然會到舊派前任立委所經營的永興海產宴客;反之新派的畢竟光顧新派鄉長所開設的大福樂海產店。至於傾向民進黨的,則必須避開前兩家餐廳而到阿義海產宴客」。可見地方派系文化對於海產店商務的劇烈影響,海產店的主要收入是源自過去的政商人物應酬、喜慶宴客等,往各自系屬獲支持之派系相關海產店靠攏、交關也是人之常情。

 

海產店不斷更替,因為各種因素,有些老店無法持續而停業,例如早期的高興海產;也有許多後起之秀,例如阿義、德義海產,是兩兄弟所經營的較新的海鮮店。有些新海鮮店往往在已經吹熄燈號的舊店原址上開業,店家更替隨著時序推移。不過這幾年來,海產街的生意已不如以往,前縣長蘇嘉全恐怕難辭其咎,已經推行十多年的東港黑鮪魚季在縣府的推銷下,為東港吸取了龐大的觀光人潮,位於東港鎮旁的林邊鄉反受其害,海產街的鋒芒被黑鮪魚給遮蔽。當然東港十多年來不斷給東港的海產商家進行培力和改造過程,以符合現代觀光市場的模式和需求,也許才是東港海鮮產業超越過去的海產強者─林邊海產街的主要原因。陳少卿老師過去在林邊的海鮮餐廳用餐時,曾聽到鄰桌的東港民代感嘆:明明東港才是漁獲產地,但我卻必須帶人來到林邊吃海鮮。當時林邊海鮮餐廳食材供不應求,還必須到東港批進漁獲,但現在的情形似乎已經逆轉,在月刊172期對於某海鮮餐廳的老闆娘之專訪內容中,她提到現在在林邊抓到的新鮮魚產卻較少銷售到在地店家,反而是輸出到東港的漁市去。雖然不勝唏噓,但也可足見產業興衰對於經濟生態的影響。

 

目前在地NGO與海產街商家正攜手進行行銷與培力,結合當地海濱新鮮食材,盼能再現昔日風華,部分海產街商家也積極學習並尋求改變,希望符合現代人的消費模式,重新找回客源。

 

(本文訪談紀錄與資料整理,海產街之史料蒐集仍在進行中,本文僅供參考,也歡迎大家共襄盛舉,把您對於海產街之記憶和認知提供給我們分享)

 

資料來源:

楊弘任,2007,《社區如何動起來?─黑珍書之鄉的派系、在地師傅與社區總體營造》、

〈心甘不移〜於此交集生命努力過程的飯店娘〉,《林仔邊月刊》,172期。

陳少卿老師口述

林邊村林邊國小,聽樹居伯回憶林仔邊公學校

現在的林邊國小,在日治時期叫做「阿緱廳林仔邊公學校」,設置於大正二年,也就是1913年,後來在大正10年(1921年)的時候,又改名為「高雄州林邊公學校」,其實在明治41年(1908年),這間學校就已經設立了,不過當時名為「東港公學校林仔邊分校」,上屬於東港公學校的分校。一直到1968年國民政府時期,林邊公學校才改名為林邊國民小學。所謂的公學校是指1898年起,台灣日治時期以中央或地方經費所開設的兒童義務教育學校,同一時間,台灣總督府還把公學校分為本島人(漢族台灣人)、內地人(在台日人)以及籓人(原住民)等三類的公學校。公學校裡還設有初等科和高等科兩種,其實非常類似現在的國小部和國中部。

 

崎峰的樹居阿伯小時候曾在這裡當過學生學習,現年81歲的樹居伯就是念林邊公學校初等科和高等科而畢業的,他講述了許多小時候念書的趣事。以前崎峰到林邊的路還不是柏油路,路面也很狹窄,晚上也沒有路燈,一路上得經過魚塭、水田、墳墓再走到林邊街道上,所以如果下課時很晚回家,走在路上心裡也會怕怕的。

 

日治時期的學校老師教育方式很兇,當時他們分兩個班,松組和竹組,當時不稱「班」,稱「組」。阿伯是屬於松組,有一次他們班負責在學校後面的空地種菜,老師原本監督著他們,後來校工來了之後,通知老師說校長找他,老師便離開,老師一走,同學們的心就躁動起來,本來是乖乖地在挖土,但是撥土的時候可能太大力,不小心把土石丟到旁邊的同學,旁邊的同學立刻問是誰丟的,可能有個人動了一下,便以為是他,就把土石丟了過去,就這樣丟來丟去,全班玩成一團,碰巧老師回來,看見這樣的光景,就把大聲怒斥學生,讓全班每個人站成一排,一個一個逐一教訓,用鏟子的柄敲每一個人的頭,就這樣「咚!咚!咚!」的,以前的教育沒有所謂愛的教育的觀念,體罰也是非常普通。

 

而日籍的老師更是嚴格,當時國家因為戰爭需要,鼓勵大家種植蓖麻樹,因為蓖麻樹的籽可以拿來煉油,就在林邊溪附近種了一排,當時竹組種的小樹少了一棵,便認為是阿伯他們松組偷挖的,一狀告到竹組的日籍老師那兒去,當時松組的老師不在,竹組老師便進到他們教室,不問理由便叫每一個學生舉起雙手,手背向上,然後用藤條鞭打每一位學生的手背,當時又碰上冬天,打起來特別疼,當松組的老師回到教室後,看到每一個學生都在搓揉雙手,又紅又腫,還有學生因此哭了出來。

 

還有一位叫做高橋的老師,是類似教體育的老師,也有在田厝的國語講習所任教,平時高橋老師就是負責操練學生的體能,以前是戰爭時期,學生在學校都要練習刺槍術,就是由高橋老師指導,據說高橋老師肌肉結實、皮膚黝黑、跑得很快,這裡的人都追不上他,但他的脾氣也很不好,如果不小心激怒他,他還會用柔道來教訓學生。